《CSDN企业数字化之路——低代码发展研讨会》北京站

作者 | 千鸟

出品 | CSDN云计算(ID:CSDNcloud)

2021年底,CSDN面向行业开发者和大学生开发者发起“低代码”开发者研究活动。基于调查数据,CSDN针对低代码的发展趋势提出了5大方向。在北京举办的“CSDN企业数字化之路——低代码开发研讨会”上,CSDN与行业领袖就这五个方向进行了深入探讨,共同输出了以下关于低代码的见解。

图 1 “低代码”调查统计:认知度和理解意愿

图 2 低码用户画像

低码研究第二季现已正式开启,扫码参与(有效期至2022年4月底)

特邀嘉宾主持人:

邹鑫(CSDN副总裁)

参与者:

宁威葡萄城产品营销总监

朱文静,AI²LABS中国区负责人,新加坡

黄荣朴元信息北京研发中心高级顾问

中兴通讯数字技术产品部产品总监唐鲁新

曾景亮 致远互联网总裁助理

腾讯云微构建低代码技术产品专家罗勤

易云事业三部总监、华北大区负责人王晓道

云天开放平台解决方案总经理乔生明远

清流联合创始人兼CTO李婷婷

姜彤 上海泛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咨询总监

陈晓璐 行云创新产品总监

莱拉丁丁高级运营专家

LingjiudingTalk 技术专家

熊方恒智信深圳市基石协同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

攀威北方大区营销总监李焕晶

飞腾、郭月宁、龙腾社区低码KOL

图3 邹欣(嘉宾主持)

图 4 车间现场

“低代码”平台应该如何分类?

邹昕:CSDN前期做过一个调查,结果是“22%的人已经开始使用‘低代码’,58%的人表示会在一年内使用,70%的人有“低代码的定义非常模糊。91% 的决策者认为,当他们利用低代码时,他们的效率提高了 50% 以上。” 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你会从哪个角度去分析和切入呢?

图5 洛琴(腾讯微建)

罗勤:我个人觉得有两种分类:一种是从行业角度,分为行业通用低码平台和特定垂直领域低码平台;另一种可以根据可视化程度进行分类。无代码平台也包含了低代码系统,因此可以分为低代码平台和零代码平台。

腾讯的“低代码”平台具有三个明显的特征:

(1)我们构建在腾讯云开发的基础上,定制能力有无代码、低代码和全代码三种开发模式,这是我们的可扩展性优势;

(2)快速直接接入腾讯生态,尤其是小程序场景,可以直接绑定微信生态链接,比如用微信搭建小程序开通视频账号、交易能力,通过私链支付能力会很流畅;

(3)拥抱开放生态。我们现在对开放生态的定位非常明确。核心将是连接企业的能力,企业客户可以通过微连接内部和外部的产品、服务和数据。构建“低代码”平台。

飞腾:我觉得不管是“低码”还是“零码”,都可以分为水平和垂直两个方向来解决“功能”和“领域”的问题。

(1)“功能性”重点挖掘跨领域共性特征,形成以功能为主体的子系统复用;

(2)“领域”更专注于业务,不断培养与业务相关的知识和能力,提供更便捷的垂直业务系统。

除了横向和纵向类别,还可以从产品功能定义上进行拆分,比如大家熟悉的“形式驱动”和“流程驱动”,还有“模型驱动”。

蕾拉:钉钉今年推出了“低码”聚合平台“钉钉达”。作为一个“低代码”的聚合平台,与单一产品的核心区别在于“钉钉达”是一个“低代码”的产品聚合站点。希望打造一个“低代码”生态平台,希望在这个平台上整合国内外具有代表性的“低代码”产品和“低代码”能力,依托云基础能力,为更多的组织,创造、想象、动手用户做服务。

曾景良:我这里有一个客户的案例。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他们希望得到一个更适合他们的大平台的帮助,解决各种复杂的管理流程。最后,我们重用他们的经验,形成一套“低代码”平台的分类逻辑:

(1)面向OA厂商的“低代码”平台。审批流程为主要应用,系统规范与管理流程联动;

(2)为金融、商财一体化、ERP客户提供服务的平台。直接为有需要的客户提供一套垂直业务系统,直接完成无代码数字化改造;

(3)互联网新厂商的低代码平台,没有传统B端软件背景的厂商。

图6 曾景良(致远互联网)

Chidori:作为开发人员,我更喜欢使用“低代码”作为辅助开发的工具。比如业务模型确定后,后端可以通过“低代码”平台自动生成数据库脚本,增删改查的底层逻辑代码生成,以及大量相关的同构WebAPI代码;前端通过“低代码”平台。将设计图直接输出为页面文件。

这些“低代码”产品产生的代码直接交付给对开发稍有了解的程序员。稍加调整,它们就可以被编译并直接发布到测试过程中。因此,从开发者的角度来看,“低代码”的分类可以指程序员的分类,比如面向前端、面向后端,或者面向数据库、运维、测试等。

如何评价“低代码”产品的成熟度?

邹昕:从学科的角度来看,人工智能已经非常成熟,已经成为一种标准。但是,任何学科都没有“低代码”专业,也没有职业培训学校,所以作为一门学科还不成熟,但在工程领域,有很多成熟的应用在使用“低代码” ”,大家觉得应该如何评价“低代码”产品的成熟度?

图7 姜通(泛微网)

童江:从客户的角度,我来说说一个“低代码”平台成熟度的几个维度:

(1)平台界面友好,是否简单方便,学习成本比较低;

(2)“低代码”平台能快速搭建什么样的场景,比如简单应用、复杂应用、业务场景能100%覆盖吗?

(3)平台的可扩展性和集成性。可以单独使用还是和第三方集成?这个“低代码”平台可以连接到我的中间平台;

(4)每​​个系统的安全性、易用性、可维护性、稳定性和适应性;

(5)价格。因为“低码”不是系统,而是共建,帮助客户构建数字化实施。在客户的信息系统中,会有OA、ERP、未来还有金融,还有“低代码”平台,可以按需快速构建各种轻量级或中量级产品。

宁伟:对于一个技术成熟度的评价,我是这样看的:如果该技术已经存在,面临更新改进或组合创新,那么用传统的方法来评价它;如果它是全新的、颠覆性的、革命性的,是的,自然,一种新的评估方式是合适的。

所以在评估“低代码”成熟度之前,首先应该确定“低代码”是革命性的还是组合性的。目前的低码产品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刚才提到的“模型驱动”。与原有的软件开发技术相比,“模型驱动”应该是一种组合创新。这种低代码平台通常用于开发更复杂的系统,因此我们对它们的成熟度要求更高,并根据开发企业级软件的标准对其进行评估。

国外Gartner有一份报告定义了“企业级低代码”成熟度的8个指标:(1)性能;(2)高可用和高扩展性;(3)云服务) API集成能力;(4)灾备;(5)企业级安全;(6)SLA;(7)应用运行监控;(8)厂商级技术支持和培训。

至于另一类,即面向业务人员的“表单驱动”低代码产品,则需要关注它提供的新价值是否符合预期,即帮助没有IT技能的人如前台办公桌和销售,做一些日常工作中用到的简单应用,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套用传统的企业应用开发标准。否则,我们不仅是在“公牛刀杀鸡”,而且还在打压创新,行业不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因此,我认为对于不同类型的“低代码”平台产品,应该有不同的成熟度判断。

图片[1]-《CSDN企业数字化之路——低代码发展研讨会》北京站-老王博客

乔生:在评价“低代码”平台作为一个新事物的时候,我们不能仅仅根据一些技术细节来判断它是否成熟,因为每个人走的路线不同,但是在不同的领域会形成协同效应。

我认为“低代码”平台的价值应该从三个层面来考虑:

(1)应用价值。是否容易在其上构建复杂的应用来解决客户、行业或某个领域的需求;

(2)社交属性的价值。“低代码”平台是一个革命性的工具。它的目的是解放程序员的劳动生产力。这个平台解放了哪些行业?解放了多少生产力?

(3)生态属性。在当前的企业架构环境下,一个IT团队和一个开发平台往往很难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希望通过一个或几个平台为企业做更多的事情,比如最简单:这个平台能提供多少开箱即用的应用、组件和解决方案,能引入多少行业领先的技术并在场景中落地,能给企业带来多少技术资源。

唐鲁欣:我个人认为,“低码”的范围在中国已经扩大了。我认为“低代码”的成熟度应该围绕以下三点来考虑:

(1)对于从业者来说。不懂编程的业务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快速构建出能够快速解决业务问题的产品;

(2)对于业务分析人员。在做业务建模之后,可以基于少量的脚本代码或规则来生产所需的应用程序;

(3)面向开发者,具备可视化能力,解决研发生产力模式。

朱文静:我们对成熟度的理解是:

(1)用户满意度。比如AI平台可以通过平台综合评价AI平台的成熟度。

(2)稳定性。比如对于一个数据平台来说,平台的稳定性很重要。

(3)高并发。比如平台是否支持1000多个用户同时标注数据,这些高并发问题如何处理,这也是开发过程中需要处理的事情“低代码”平台。

(4)安全。所有平台都离不开数据安全问题。

(5)运行速度。比如AI平台在线提供GPU数据训练时,时间段的长短对用户的使用感受也很重要。

(6)服务能力。过程中是否有技术支持、培训、开放代码平台为客户服务。

(7)性价比。一个成熟的平台应该能够帮助客户大大解决开发门槛、成本和周期,为不同的人群提供不同的可行价格指标。

黄蓉:我们评估“低代码”产品的成熟度,这与对象有关。我们不能用评价杯子的标准来评价一张桌子。因此,“低代码”成熟度涉及应用程序整个生命周期的各个方面。这是一个综合性的东西,包括开发的便利性、运行性能、安全性等一系列需要考虑的指标。

“低代码”开发与传统开发有何异同?

图 8 Chidori(社区 KOL 开发者)

Chidori:如何快速组建一支具备全栈能力的开发团队,我认为应该是“低代码”与传统开发的最大区别。我记得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的导师留下了一个对我影响深远的话题,直到今天。他说,市场上有很多公共 API。我们可以直接调用公共服务来制作一套我们自己的应用程序吗?当时的研究课题领域是WebService和标准化接口。现在,微信小程序、APP开发等移动应用底层核心都需要调整WebAPI。因此,从底层开发的角度来看,“低代码”能否有能力让开发者更好地生成或解决底层逻辑的处理。在一个完整系统的开发中,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设计、开发和测试。一个小型研发团队的精力是有限的。“低代码”应该立足于传统开发,让开发者更多地关注系统的架构和逻辑。,尽量减少代码编写的生产成本。

唐鲁鑫:我认为“低代码”的本质是定义一套自己的语言系统,解决如何快速安排和建立自己的生态,让相关的程序员或业务员在上面做更多的建设和赋能。采用“低代码”开发,也将贯穿从需求分析到上线发布的全过程。中间会有高级语言,研发模式没变。变化的是对组件化的要求更高了,语言层次有更高层次的语言来组织。

宁伟:基于中间平台的前后端分离、后端能力的抽象重组、前端编排的快速发展,是企业级应用开发的大方向。我们的客户大多是软件公司或大型企业的 IT 团队。他们正在从纯代码开发模式向低代码转变。从他们给我们的反馈来看,在转型的过程中,低代码开发团队还是要配合的,只有编写代码的团队紧密合作,才能充分利用之前开发的数据中心,并与现有的IT资产无缝集成。那么在这个关键时刻,WebAPI 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实践。我们不仅需要一个低代码平台来连接代码编写的WebAPI,消费中端平台提供的数据;我们还需要构建一个低代码的WebAPI计算机二级c语言程序设计题运行 调试,调用其他纯代码编写的模块,比如市场端的小程序,仓库端的WMS等,为它们提供数据和能力,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二方式整合。

双向集成是每个“低代码”平台厂商都必须努力解决的问题,但我们如何通过自动化分析对方的系统,动态构建数据模型,构建WebAPI并轻松调试,我们也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研究。

腾飞:在传统编码中,程序=算法+数据结构。算法和数据结构都需要开发者去思考。使用“低代码”平台,很多算法和数据部分都是碎片化的,或者逻辑过于松散不足。保利,开发者有一种“黑箱”的不安全感,我认为现阶段不适合开发核心业务。我们的“低代码”平台不仅仅是一个“平台”,它还可以作为核心系统中的插件或工具,更好地实现一些特定领域,这会让开发者更愿意和参与一点.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全球核心平台,你仍然需要仔细研究和决策。

唐鲁鑫:我是做toB业务的,很多业务很复杂,所以我们在推广这个层面也遇到很多挑战。从技能的提升和未来的发展来看,开发者觉得如果用“低代码”之类的基于模型、基于表单的方式来开发核心业务,是不是很靠谱。所以我们拆掉了现有的“低码”。“低代码”最好的核心就是让业务不断抽象。它改变了原来的设计系统模型。在设计任何系统时,首先要关注“低代码”的思想。对设计而言,它肯定有助于复杂系统的可扩展性。

罗勤:我认为“低代码”是一种具有更高抽象维度的计算机语言,所以它会作为一种语言进化。刚才有朋友提到,“低代码”不适合核心业务。我认为我们应该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至于普通开发的区别,前面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了。在早期,传统的开发需要编写大量的代码并经历大量的构建过程。但是,在“低代码”平台下,已经有很多工作被可视化了。这种区别与DOS系统和Windows非常相似。系统差异。未来的开发工作可以从键盘迁移到鼠标,这是我们需要做的。

邹鑫:刚才几位老师讲的核心点,和“低码”的“低”有关。是否可以使用“低代码”进行开发,并且一切都将很低?让开发人员感觉远离他的核心业务?例如,当我们开始用 C++ 编写代码时,开发人员可以根据需要管理内存。后来Java和C#有了独立的内存管理机制,让开发者从管理内存的问题中解放出来。有人觉得在开发语言中有点明显。低,但java、c#同样强大。“低代码”是为了隐藏复杂性,更注重业务逻辑,但是很多开发者会认为,我是一个工匠,我要写代码,而且代码越接近机器,就越高是。写业务逻辑低。

谈谈您的“低代码”产品中开发人员最喜欢的 3 个功能?

邹鑫:我们先来说说,这是一场买手秀。我们曾经做过“智能形式识别”。后来很多人觉得API太难用了。我们使用 Python 编写 API 场景。训练好模型后,将模型填入程序中,就成功了,有点像“填空开发”,很多人觉得很好,可以更快的实现。用户最喜欢现有“低代码”平台的哪些功能?

姜彤:我们的客户认为产品有三个比较吸引人的地方:

(1)云应用商店。现在有1000多个应用场景,客户也可以通过“低代码”开发平台上传自己的应用场景,所有用户都可以通过云存储。

(2)表单引擎。不需要懂计算机语言或系统语言,只需导入常用的Excel即可构建。

(3)可视化编辑流程引擎。通过鼠标拖拽,可以通过积木快速搭建各种应用场景。

宁薇:我们最近在葡萄城举办了一次研讨会。会前,我们对软件公司类型的客户进行了问卷调查。三个最受欢迎的功能是:

(1)可视化构建WebAPI的能力。我们的活字产品可视化提供用户参数变量、条件判断、事务处理、访问权限的配置,可视化构建自己的API .

(2)平滑现有数据库差异的数据访问能力。企业有很多不同的数据库,有的软件使用MySQL,有的使用SQL Server,我们提供一套机制帮助他们完成查询,写在不同的数据库访问、事务控制等等,这些东西都不需要写一行SQL,我们帮它做数据库翻译工作。

(3)响应式布局的能力。和WPF平台的grid类似,支持绝对布局和流体布局,所见即所得。

李婷婷:清流是一个无代码开发平台。面对更多终端业务人员,客户最喜欢三个方面:

(1)Q系列机器人。专注于形式驱动,流程驱动,就是连接人的能力。我们的Q系列机器人定位是系统自动化,未来会引入AI,智能化在上面信息化;

(2)“低代码”和无代码平台。提供“开箱即用”的能力,比如报销或者工检等一些场景模板,先加载一组模板,然后根据公司的需求定制进行更改、优化和调整;

(3)开放和集成的连接能力。一个企业很难解决所有的信息化需求,这意味着所有的企业都需要多个系统来完成信息化过程,这需要这些信息系统之间的协作和通信,一部分清流的能力是做系统集成的无代码API。

乔生:我们的平台是业务发展的“低代码”平台。不久前,我们对所有开发者进行了调查。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喜欢的功能包括:

(1)可视化开发中的沙盒测试环境。零代码开发中,无需切换到专门的开发环境进行封装测试,节省前端开发时间50%以上;

(2)集成自动化的DevOps云系统。全程接管研发协同流程,除了项目开发环境初始化时,开发者基本没有CI/CD操作的感觉,反而投入更多精力进入复杂的业务逻辑中的执行;

(3)平台提供了一系列标准的应用模板,实践了基于应用级模板的开放性,大大节省了项目交付的工作量。

朱文静:我们根据公司内部团队在开发AI应用时的痛点开发了这个产品。所以,AI应用开发者在做AI开发的时候,只要看到Slick界面,就可以从业务逻辑上清晰地进行开发。人工智能产品。

开发人员最喜欢的一些功能是:

(1)模型的Pipeline,几个AI模型的叠加,可以组合各种模型的功能,比开发单个模型的效率高很多。

(2)AI模型开发插件,包括数据预处理、自动标注等功能,可以无代码方式用于AI开发。

(3)AI模型下载。对于用户在我们平台上开发的AI模型,我们支持H5预览,或者通过API、SDK等方式部署,支持直接对外调用开发,也允许用户下载模型,独立应用于其他业务场景。

王晓:我们提供多种门户。到易云是微信上最大的第三方公司。有几个我们的客户非常喜欢的“低代码”场景:

(1)业务数据中心。比如使用我们提供的平台可以直接替代CMOA、客服、后台管理等非常核心的业务。

(2)灵活的可扩展性。我们的客户企业每年都在发展和变化。业务调整和组织结构变化是一年一次,这些变化可以通过我们的“低代码”平台轻松切换,不会有由于业务调整,在线服务延迟。

谈“低代码”平台业务最有效的产品,杀手级应用?

图9 宁薇(葡萄城)

宁薇:葡萄城的“低代码”平台目前应用比较广泛,其中产品最有应用前景的有两类:

(1)工业互联网已经落地。在工业互联网时代,大量的传感器产生了海量的数据和基于这些数据的分析结果。需要处理大量的协同管理和数据。使用原来的开发不仅成本高、耗时长、速度慢,使用“低代码”实现数据与现有管理系统和现有管理流程的连接,完成这些行业的应用非常方便互联网软件。

(2)在企业ERP系统中的应用。很多企业20年前就开始做ERP了。企业内部有OA系统、ERP系统、行业软件,现有数据无法访问。“低代码”重构一个全新的数字化平台,该平台对接ERP等系统,支持低成本扩展应用开发,轻松解决老版本系统与当前业务不兼容带来的诸多问题,充分发挥对原始 IT 资产的价值。

朱文静:我们最有优势的业务场景之一就是公司对AI模型的迭代需求非常强的场景。传统企业如果使用AI进行模型迭代,会面临数据处理工具不规范、模型管理、部署、运维复杂等问题,周期和成本非常高,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使用我们的Slick平台可以更快。执行模型迭代和迁移学习。比如在一些智能硬件的检测中,人眼是看不到东西的。这可以通过使用我们的平台创建检测模型来完成计算机二级c语言程序设计题运行 调试,并且迭代部分可以成为一项非常轻量级的工作。

李婷婷:关于实际应用场景中的“低代码”和无代码问题,我们有一个制造客户,在使用十几家工厂。每个工厂都成立了一个兴趣小组。车间等各个部门的人,定期学习这个工具,然后集思广益,哪些场景可以信息化、流程化、规范化,这是一个“共同开发”的理念。

我们认为清流无码平台更擅长:

(1)长尾需求和知识产权管理。这种受众少、频率低的场景更适合“低代码”和无代码的快速开发。

(2)一些快速变化的新业务。疫情前后,商业模式和应用模式都在发生变化。在快速发展变化的过程中,特别是一些新业务上线的时候,需要放到快速进入市场 快速的信息系统支持,“低代码”和无代码,更多的新业务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快速响应,并且可以在过程中随时调整和优化。

罗勤:其实“低码”也很适合做一些简单而包容的事情。比如今年河南大雨期间,应急小组用了2个小时就完成了一个互助应用的开发,效果也很好。通常很难做到,低代码非常适合这种紧急情况。

邹鑫:“低代码”真正解决了用户在很多应用场景中的痛点。对我们的启示:我们不需要考虑“低代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哪怕是一个人们很少使用的功能,如果这个功能解决得好,相信未来“低代码”的机会会特别大。

2022年初,CSDN将开展第二季度“低代码”开发者应用体验调研活动。之后,将在广州、杭州、成都、西安和武汉举办研讨会。我们非常期待你的参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