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要退出中国市场?亚马逊回应:我们致力于服务中国消费者

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财经媒体记者卜文娟

早在2022年开工第一天,就有传闻称Kindle将退出中国市场。

大约4小时后,亚马逊中国官方回应:“我们致力于服务中国消费者。消费者可以通过第三方线上线下零售商购买Kindle设备。亚马逊提供的优质客服和保修不会改变。。Kindle电子书阅读器深受消费者喜爱,部分机型目前在中国市场已售罄。”

目前京东上,Kindle系列产品大面积缺货,仅剩一台电子阅读器待售。至于淘宝平台,Kindle 官方商店早在去年就已经关闭。这进一步放大了 Kindle 可能退出中国的传闻。

情况越来越尴尬

2007年11月,第一代Kindle发布,仅仅5个多小时就被抢购一空。

这款只有黑白显示屏的阅读器售价 399 美元,针对的是前一年推出的索尼阅读器。事实上,在正式推出之前,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就已经有了做电子阅读器的想法。

2004年,亚马逊秘密成立了研发团队——亚马逊Lab126实验室。“你的工作就是扼杀你的生意,”贝索斯在负责电子阅读器时对亚马逊负责纸质书的高管说。让每个人都失业卖纸质书。

在 21 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前,Kindle 几乎可以杀死所有其他小屏幕设备。两年后,Kindle 成为亚马逊网站上最畅销的产品。到 2010 年amazon kindle中文破解与文件转档教学,亚马逊的在线电子书销量超过了实体书销量。

2011 年,Kindle 达到顶峰,售出 2320 万台。

到2018年,中国已成为亚马逊全球Kindle设备销售的最大市场。根据亚马逊中国公布的数据,进入中国五年来,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在中国的销量已达数百万。当时,Kindle中国电子书店的图书总量近70万册,与2013年相比增长了近10倍。

贝索斯曾公开表示,Kindle 阅读器对亚马逊来说意义重大。它不仅仅是一个阅读器,而是整个亚马逊图书和图像市场的重要布局。

近年来,国内一些企业看到了电子阅读器的发展潜力,纷纷投身数字阅读领域。放眼全国,文石、掌阅、小米、当当等都有自己的电子阅读器,微信阅读电子阅读设备也已经上市,有的依靠自己的图书馆,有的则是开放系统。电子阅读行业逐渐开花结果,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把书店放在口袋里”的理念仍然适用,但使用哪一个并不重要。Kindle的小蛋糕已经分得很少了。内容来源有限、门店关闭、团队撤离,似乎为Kindle的大规模缺货铺平了道路,也增加了大家对Kindle退出中国市场的担忧。

点燃

图片[1]-Kindle要退出中国市场?亚马逊回应:我们致力于服务中国消费者-老王博客

Kindle“十多年”一直专注于长读。从2007年开始,已经过去了15年。同样在 2007 年“诞生”的 iPhone 已经更新迭代到了第 13 代,Kindle 似乎还停留在时间上。和老年人一样,他们缺乏创新。甚至有网友调侃,“Kindle的销量是方便面的一半,闲鱼(二手交易平台)的一半”。要么迎合用户,要么自嘲炒作,这一次的广告营销也暴露了其产品的尴尬——用户购买Kindle后,使用频率不高,有存在感总比没有好。

Kindle产品优化也存在问题。用户只能通过它在亚马逊书店看到有限的电子书,而且商城的价格也不便宜。微信阅读、京东阅读、豆瓣阅读等国产App的价格优势明显强于Kindle。而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也发现了很多不便:水墨屏刷新率低,阅读页面时留下残影;只显示黑白,无法阅读PDF书籍和彩色图形;眼睛amazon kindle中文破解与文件转档教学,但实际效果很难衡量。Kindle不再难为用户带来新鲜感和购买冲动。

除了没有竞争力的硬件体验,用户阅读习惯的改变也对 Kindle 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一方面,大屏智能手机出现后,MP3、Kindle等专业产品的更新换代势不可挡。相比带一个额外的电子产品,手机可以随时随地阅读,显然更方便,而Kindle似乎功能单一。另一方面,长短视频、直播听书等“阅读”方式更符合部分网友碎片化信息和知识消化的需求。拥有自己的社会符号,快速聚合细化,海量资源,低门槛和成本……

根据亚马逊发布的《2020 年全国阅读报告》,同时阅读电子书和纸质书的读者数量从 2018 年的 55% 下降到了 46%。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全国阅读调查,2018年,20.8%的成年人使用电子阅读器阅读,而2020年,只有8.6%的人口用它电子阅读器。

截止目前,Kindle已经推出十代,共有低、中、高配置三个版本。在亚马逊的官网上,一直有专门介绍 Kindle 电子书的专栏。然而,在市值过万亿的亚马逊帝国中,Kindle 的占比比电商零售、云服务、广告还要弱一星半。研究机构 iSupply 曾对 2009 年发布的 Kindle2 进行拆机分析估算,剔除软件、设计等费用,Kindle 零配件成本达到 185.49 美元,售价为 189 美元。美元,一直没有利润可言。

在内容和品牌建设上“补课”

其商业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不愿改变。

如果说由于智能手机行业的影响,硬件不如行业竞争对手,那么亚马逊仍有扭转产品硬件劣势的空间。目前,亚马逊电子书业务面临的更大挑战是如何让用户为电子书资源付费。通过低价硬件产品吸引用户,然后利用数字内容获利,看似完美的闭环生态,但在中国市场,“免费”才是电子阅读的主旋律。

艾瑞mUserTracker数据显示,2020年3月,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在线阅读行业的主流APP用户中,最抢眼的是七猫免费小说和番茄免费小说。前者的月独立设备数量增长了 155%,然后在推出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月独立设备数量已经接近 2000 万台。可见,“免费”确实对消费者有吸引力。

如果销量不够,内容就会凑齐。与Kindle类似,互联网巨头也采用了“硬件+内容+服务”的闭环模式。例如,阅文、掌阅凭借积累的丰富数字图书资源,在内容上具有先发优势;当当网、京东等传统图书电商选择与数字图书厂商合作,形成“内容+硬件”的协同效应。

有业内人士指出,面对大部分中国人还没有受过训练

要养成为“优质”付费的习惯,如何让中国用户为电子书内容付费,也是亚马逊需要思考的问题。他们需要在内容和品牌建设方面“补课”。只有有了内容,他们才能不断增加客户粘性;有了品牌力,就能有用户支持,面对终端渠道有议价能力。

由于市场空间不足、利润低、品牌推广和研发动力不足,难以支撑国产品牌持续投入。同时,上游硬件研发迭代缓慢,电子阅读器产品为耐用品,用户更换频率低,也制约了市场发展。因此,“Kindle退出国内市场”的判断短期内可能站不住脚,但电子书市场越来越难是事实。

无论Kindle未来是彻底退出中国,还是维持现状,亚马逊中国业务遭遇危机都不是第一次。2019年4月18日,亚马逊中国正式宣布,7月18日起在亚马逊中国网站停止为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电商业务退场后,亚马逊保留了Kindle、跨境电商三大业务。中国电子商务和AWS(亚马逊云计算)。如今,Kindle业务的退路存疑,另外两家业务在中国的前景也黯然失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