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赞1毛1000赞 – qq0.1元10000赞,快手刷播放量1元1w

有企业表示,面对直播经济,企业只赚钱不赚钱。也有一些企业表示,自己在直播中“可笑”,“销售神话”变成了“回报神话”。直播的钱到底进了谁的口袋?直播经济背后有哪些“隐形产业”?新华财经记者进行了调查。

新华财经北京11月5日电(记者 丁亚文 余锐)一场直播成交额破亿元,直播2分钟卖掉几十万只小龙虾……直播卖货的神话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认知。

然而,伴随着“直播神话”的还有“高价提成”、“流量注入”、“销售造假”等话题。有企业表示,面对直播经济,企业只赚钱不赚钱。也有一些企业表示,自己在直播中“可笑”,“销售神话”变成了“回报神话”。直播的钱到底进了谁的口袋?直播经济背后有哪些“隐形产业”?新华财经记者进行了调查。

“天价”公司只赚钱不赚钱

“大概20%的销售提成,再加上几十万到20万的坑位费,我们这个行业的平均利润只有10%,这么高的提成我们怎么负担得起。” 山东省一家粉丝蛋白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公司曾多次尝试亏本,效果也很平庸。

虽然内蒙古直播如火如荼,但在调查中,不少农牧产品企业也反映了直播经济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价格太低,提成太高,表面上销量很大,但公司只赚流量,利润被主播抢走。” 几家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场直播活动的参与者除了企业和直播平台外,还包括MCN机构(主播孵化器)、主播等,直播平台、MCN机构、主播都需要收取销售佣金。

某直播电商平台负责人透露,直播活动中,知名主播要拿10%左右的提成,10%到15%还要交给快手等平台。和抖音,公司利润微乎其微。

“平台和大网红收费太高,小网红没有流量。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尝试参与直播,但要以直播为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产品销售渠道。”一家清真食品企业负责人说。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除了主流电商平台推流量、自带流量给网红外,制作企业组织的直播活动销量普遍偏低。虽然有很多特色产品在农牧业,适合做直播产品,总体还是比较小的。”内蒙古某地级市商务局负责人说。

“在不包括其他成本和商品折扣的前提下,上述费用已经占到成本的30%以上。看起来网络经济让中间商消失了,但中间商却有增无减。” 北京百联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庄帅说。

坑费成“坑费”,中小微企业“割韭菜”

一位曾在MCN机构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直播费分为销售提成和坑位费两部分。为了“收割”底层商家,他们将一场直播砍成30个坑,每个坑收取900元的坑费+20%的佣金。如此一来,底层商户就可以尽可能地“腰包”。

“飞腿也是肉,千万别小看几百块钱的坑位费,真正能负担得起几十万块钱的公司不多,小公司大多是被几百块钱引诱的。” 人们说。

还有一些MCN机构,为了打消企业的顾虑,在合同中承诺一定比例的“订单率”。在订单率达不到的情况下,雇佣“海军士兵”买货,然后大量退货,会触动法律红线和道德底线。

庄帅告诉记者,为了减少品牌方的顾虑,MCN机构一般会在合同中注明一次直播可以达到XX%的下单率,但品牌方需要先支付不可退还的押金。直播期间,MCN机构会利用大量僵尸账号疯狂下单快手自助下单平台僵尸粉,等到坑手续费和佣金到账,大量僵尸账号申请退款。

“商家支付的佣金可能远高于销售业绩,这种方式实际上已经形成合同欺诈,”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康顺发说。

图片[1]-买赞1毛1000赞 – qq0.1元10000赞,快手刷播放量1元1w-老王博客

直播带货行业为何如此混乱?

调查中,有消费者向记者反映,存在大量虚假宣传、版本错误、假冒伪劣、欺诈订单、价格欺诈等现象。据山东省高密市派出所介绍,在日常消防巡查中,发现了一起长期直播假冒名牌案件。

业内专家表示,我国缺乏针对性的法律法规、直播行业从业人员法律意识的缺失、MCN代理监管的真空,是直播带货行业野蛮发展的主要原因。

康顺发说,目前我国与直播相关的主要法律包括:网络安全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子商务法、产品质量法、广告法等。这些法律法规相对原则性强,指导性差,专业性强,从业人员难以理解相关法规。我国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行为作出了相关规定快手自助下单平台僵尸粉,但对直播行为未作出规定。电商平台、内容平台、社交平台的带货性质、关系、责任、指引等有待进一步细化和明确。

“此外,我们还发现,主播、MCN机构、直播平台对带货行为的法律性质和法律责任认识不足。上述主体普遍认为,带货行为只是一种购物行为。”引导或促销,所有与产品相关的责任均由卖家承担,我们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因此直播中存在很多虚假宣传、夸大宣传、片面宣传和哄抬价格的问题。” 康顺发说道。

庄帅表示,MCN机构此前由国家广电总局管理,牌照由国家广电总局颁发,但经营仅限于文化艺术传媒领域。 . 随着越来越多的MCN机构向直播带货领域转型,该局已基本不再向MCN机构发放牌照。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职能部门针对当前的MCN机构明确实施相应的标准化管理制度。”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建立多元化监管体系,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业内专家表示,要构建政府、平台、主播、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消费者共同参与的综合治理体系。

——尽快出台有针对性的法规、规章和行业规范,明确执法的主要部门。

康顺发表示,在当前网络直播飞速发展的背景下,行业组织首先可以自律地进行快速“立法”,以适应行业快速发展的要求。加强日常执法监督,各部门要建立联络机制,统一行动,多管齐下,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

全国政协委员、陕西大数据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谦建议加快制定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规定,研究制定“带货直播”电子商务新业态专项政策文件。明确平台和带货主播的责任,让消费者有维权的法律依据。

——将直播从业人员纳入信用评价体系,推动社会力量参与监管。

王倩建议,要引入社会力量,建立第三方信用信息发布平台,对商品直播和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曝光,并为公众提供便捷的举报渠道,及时曝光和举报相关违法违规行为。此外,还应建立失信黑名单制度,有关部门要联合对违法违规平台、主播的失信行为进行惩戒。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潘鹤林认为,主播在推销产品时,相当于产品代言人,应根据《广告法》承担相应责任。在主播行业“产业化”发展的背景下,建议建立主播准入机制,引导主播走专业化道路。

——督促直播平台加强监管。

中国社科院文化与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周辉认为,应要求直播平台依法加强对主播的审核,制定平台规则,如目录等。禁止在直播中分享的商品和服务、直播内容管理规范、内容违规行为。安排现场活动。

(参与研究:胡俊超、闫鹏、沉银飞、关子如、何凤伦、孟英如)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