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与EMC的统一计算系统、EMC、VMware这三家公司

思科(Cisco)、VMware和EMC,这三家公司将组成一个虚拟计算环境(Virtual Computing Environment)联盟——当然这个联盟的首字母缩写也是三大IT巨头的缩写,来销售和支持新的Vblock系统, 它集成了 Cisco 的统一计算系统 (UCS) 交换机和交换机、EMC 存储和安全以及 VMware 虚拟化技术。

虽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思科和EMC达成了收购兼并等“意料之外”的关系,但VMware和英特尔两家公司共同创立了Acadia,这在过去一周就足够了。震惊了整个 IT 行业,尤其​​是与 Cisco、EMC、VMware 这三个一直致力于推动虚拟化、数据中心技术和云概念的公司的合作伙伴。

在阿卡迪亚,思科和 EMC 拥有该公司的绝大多数股权,而几乎是 EMC 的 VMware 和英特尔持有少量股份——一旦明年 1 月开始运营,其首席运营官将领导该公司。,在虚拟化、云计算和未来数据中心市场,在服务方面提供了巨大的优势和强大的实力。

Acadia 的服务只是简单地构建、运营和移交。

当然完全去vm去虚拟化标志,用 Cisco、EMC 和 VMware 联盟的话来说,这将是一个虚拟计算环境联盟,“前所未有的致力于引领行业进入私有云的联盟”。

或者,我们可以同时有另一种解释:通过思科的统一计算系统、EMC的虚拟化数据中心概念机存储系统,以及控制X86环境下大部分虚拟化应用的VMware虚拟化产品,Vblock基础架构包——这是“虚拟计算环境联盟”的产品,以集成的理念向用户推广,Acadia的工作就是规划、部署、搭建、运营并移交给最终的管理团队。

随着Vblock基础设施包的推出,虚拟计算环境联盟还为渠道合作伙伴、系统集成商、电信运营商和独立软件开发商推出了Vblock合作伙伴生态系统。

坦率地说,我有理由怀疑这很可能实际上构成了一个封闭的供应商联盟。

第 2 页:虚拟化时代需要开放式虚拟化

虚拟化时代需要开放虚拟化

正如某媒体记者所说:“思科(Cisco)、VMware和EMC三家公司将联手组建VCE虚拟计算环境(VirtualComputingEnvironment)联盟的消息,早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三家公司的虚拟联盟似乎是迟早的事,但形式仍不确定,而上周的这一公告明确表明,他们打算成立一家单独的公司和类似的基金会。架构工具包产品——这符合EMC和思科的经营理念:让更专业的公司做更专业的事,让更多独立的公司做事更轻松。

正如思科亚太区数据中心销售执行总监 Andre Smit 所说,虚拟化是数据中心环境从物理结构向虚拟化环境转变的非常重要的推动力。用户希望有一个通用的平台来实现虚拟化,VMware是虚拟化的领导者,EMC是存储的领导者,Cisco是网络的领导者。他认为,三者的合作可以为客户带来最好的产品组合。

当然,虚拟化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正如 Andre 所强调的虚拟化的三个要素——快速部署、可持续、可复制的实施,其实在过去的 18 个月里,虚拟化的重要性在这里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更好资源利用率高,管理人员少,业务支持多,平台转换和选择更容易,虚拟化是一剂良药,虽然有一定的“副作用”,但在这种日剧环境下,还是那么不可或缺。

但问题是,在虚拟化时代,人们需要更加开放的虚拟化。

图片[1]-思科与EMC的统一计算系统、EMC、VMware这三家公司-老王博客

对于很多IT经理,尤其是大型系统的IT经理来说,每一次数据、应用、系统和服务的迁移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从几个小时到几天不等,因为服务器系统是封闭的。迁移问题导致的存储系统和应用基础设施比比皆是,他们迫切需要的是开放透明的系统——但很明显,如果所有不同厂商的系统都能够动态、透明、流畅、流畅地迁移后,用户将拥有选择权,他们可以有更多的尝试。以前将应用程序和服务固定在一个系统上的做法不再可取。

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我到现在还喜欢用txt写文件和邮件的原因,因为邮件客户端不同,你会收不到rtf、word格式的邮件,或者某人的Office版本只有2003而收不到从 2007 版的 Office 中读取一堆文件 – 我想不到每次都想将其保存为兼容版本。

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微软声称新的 DOCX 是基于 XML 的,但为什么它不能用于通用访问目的。

所以,我一直认为,虚拟化时代应该提倡开放,否则,在虚拟化系统下比以前更多的投资会被固化和封闭——在虚拟化平台下,往往比之前的少。如果整个数据中心,或者说整个虚拟化的数据中心,都被计算、存储、虚拟化的结合牢牢控制,那么很明显,整个用户的投资都会受到严密的控制。

阿卡迪亚:初衷不错,但要看开不开

由于发布会当天出差,所以没赶上北京三家公司使用思科网真召开的发布会。不过,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和存储在线小编的经验,我开始逐渐了解Acadia,也逐渐增加了对它开放性的担忧——尽管这三个公司都表示没有技术壁垒。

当然,首先我们要再次详细了解阿卡迪亚将承担什么样的工作。

根据当天网真大会的媒体报道,思科主要将Acadia的功能解释为“专注于帮助用户尽快使用虚拟化数据中心”,主要工作是利用Vblock架构直接帮助用户构建基于Vblock的新一代虚拟化。数据中心,然后帮助用户操作数据中心——直到用户熟悉并能够继续操作,最后将控制权移交给客户,或者用户的外包服务商,完成服务周期。

如果仔细看Acadia的架构,不难发现整个VCE是一个完整的业务链,包括销售、售前、售后。VCE 拥有自己的销售代表、VCE 技术架构师、销售运营和客户支持,而在底层,他们利用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将来自 Cisco、EMC 和 VMware。

是的,我已经能感受到关闭的味道了,也许Acadia的唯一目的就是“帮助企业用户采用Vblock架构,快速将他们的数据中心迁移到云计算虚拟化数据中心架构”。然而,我更难以想象,每个客户是否会详细考虑 VCE 联盟可能的封闭和非开放架构,以及 Vblock 能否顺利迁移和改变运营商甚至供应商——一个流行语是客户是否会知道自己“曾是 VCE”?

正如 EvaluatorGroup 分析师 John Webster 所说:“总的来说,VMware 和虚拟化促使来自不同细分市场的厂商相互合作。这样做的好处是虚拟化用户不需要自己集成,缺点是可能会有有不同特性的隔离,VCE就是一个例子,它们是基于vblock创建的——包括计算、网络和存储的集成,未来还会有其他的合作联盟。” – 我相信,他和我有同样的担忧。

当然,Cisco、EMC 和 VMware 的高管都出来辟谣了,这不会是问题,不会是封闭系统——EMC 总裁 Joe Tus 强调用户选择,他说这个新系统(Vblock)将与任何供应商的产品兼容完全去vm去虚拟化标志,并且具有可扩展性。

而VMware大中华区总裁宋家宇则表示,虚拟计算环境联盟的形成并不意味着存在某种垄断或壁垒。虚拟计算环境联盟在系统架构上采用通用标准,开放接口和API。未来,这个联盟将与更多的厂商合作,包括中国厂商。

来自EMC的亚太及日本CTO ParBotes认为,“虚拟计算环境联盟已经超越了之前业界普遍存在的简单的系统集成合作,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虚拟计算环境联盟不会构成一个技术壁垒。” 尤其是,Acadia 将更多地专注于自己的服务产品,而不是系统集成——尤其是思科亚太地区数据中心销售执行总监 Andre Smit 强调,在 VCE 联盟提交的文件中,已经可以看到“合作伙伴数十家,在澳洲已经有联盟的实际用户。”

但事实上,一些业内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包括思科和 VMware 的亲密合作伙伴 NetApp 和戴尔——前者甚至与思科和 VMware 有联盟关系,戴尔企业存储和网络副总裁 PraveenAsthana 甚至表示,“联盟相信用户想要的是一个封闭的技术架构,即将他们锁定在有限的制造商范围内。这种特定的行业标准架构的实施可以追溯到 90 年代,并创建了完整的供应商锁定。

所以,对于 Vblock 和 Acadia,我只能说,“好意,但这取决于开放性。” – 每个人都会在他喜欢的东西面前张开双手鼓掌,但总是先把它做好。不管他喜欢什么,所以不要急于鼓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