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停播了?怎么就悄无声息了?

刚刚过去的夏秋,激动的追完了《这!就是街舞3》、《乘风破浪的姐姐》、《乐队的夏天2》等一众现象级综艺

突然想起每年此时不正是《中国好声音》的播出时间段吗?怎么入冬了,却全然看不到主流媒体的报道与宣传呢?

不禁诧异:《好声音》难道停播了?怎么就悄无声息了?

查阅一番,在知乎上面有不少网友吐槽不搜索居然都不知道《好声音》开播的消息,看过了的网友也表达了节奏平淡,提不起欲望的观点,这种尴尬虽不是首次,却从未从此高调。

但事实上,8月21日如期而至的《2020中国好声音》,几乎在同时成为了冷门综艺之首。九岁高龄的《中国好声音》(以下简称《好声音》)今年首次将全网播放权出售给头条系,并会在抖音、西瓜视频联合播出,“优爱腾”三大主流视频网站再也不见其踪影。

有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届导师:三位80后李宇春、谢霆锋、李荣浩,搭档李建一位70后,大有年轻化的趋势;同时还增加了原创赛道,丰富了乐队、阿卡贝拉、电子等新的音乐元素,颇有《中国好歌曲》的节目风格。但这些噱头并没有让本届《好声音》大放光彩。

根据中国视听大数据统计,《2020中国好声音》连续十期蝉联周五晚间卫视综艺收视排名榜首,7强比赛当晚也拿下2.841%的收视率,名列周五晚间卫视综艺收视第一名。但这与2012年巅峰时期动辄4%、6%的收视率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各大视频网站、自媒体平台对传统电视媒体的流量蚕食,留给各大卫视的观众体量已然不大。收视率表面的华丽并没有让人称道,大不如前的话题效应,几无选手出圈引发广泛讨论,豆瓣也跌至可怜的6分。对比《姐姐》《创造营》《青春有你》《这就是嘻哈》等网络综艺的走红,《好声音》给人一种江河日下,英雄迟暮之感。

《好声音》就像一个步入中年的大叔,似乎逐渐被那些曾经喜欢它的忠实观众所遗忘。想不起什么时候开播,想看的时候却已经快要结束了。

一路走来,《好声音》的衰落不仅是中国电视节目的式微,更是一种选秀形式走向低谷的缩影。

01、巅峰时期

2012年《中国好声音》可谓一夕爆红,首期播出以后,副总导演沈宁立马在微博分享了自己的心情:“感谢各位兄弟姐妹,我们是最牛的,无敌了!”他所指的无敌,自然是当天统计出的《好声音》的收视率。

图片[1]-《中国好声音》停播了?怎么就悄无声息了?-老王博客

《中国好声音》重新点燃了人们对音乐选秀节目的期待,街头巷尾,邻居街坊,同学朋友无不在讨论昨晚那谁唱的太好,那谁要是被淘汰的我就不看了…….

笔者当年宿舍网络不好,只能端着笔记本傻乎乎站在楼道等直播。

上一次这种万人空巷的局面,恐怕还要追溯到2004年《超级女声》缔造的音乐综艺的神话了。

因为《超级女声》类“音乐选秀1.0”的穷途末路,7年之后的2012年,浙江卫视厚积薄发,全面升级音乐选秀2.0。

浙江卫视以“中国首档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为噱头,与同期山东卫视举办的“中国第一档音乐教育类真人秀”《天籁之声》,以及东方卫视打造“大型国际音乐交流节目”《声动亚洲》进行竞争。

三档节目均放弃了在荧幕上出现海选,而是让通过层层选拔的草根选手,直接在电视观众面前献唱,无形中提升了节目质感,增加了观赏性。

在播出前一个月确定了超强的导师阵容刘欢、那英、庾澄庆、杨坤。同时因为是采购了荷兰好声音的版权,延续了选人不看长相,只听声音的“盲选”模式。

一转、二转、三转、四转,谁拿到了4转,谁让导师开口跪,谁就是真正的赢家。

在评判一档节目优劣的三个指标,即收视率、影响力和造星能力上,《好声音》也是空前成功的。

第一季《好声音》首播的收视率只有1.5%,估计也在预料之中,但当晚的观看的观众们却几乎“激动的难以入眠”,他们迅速将《好声音》占据微博实时热词排行榜第一名,选手的演唱图片、视频飞速蔓延,很快,在媒体火速跟进后,为第二期的人气聚拢贡献力量。

第一季《好声音》第二期收视率达到了惊人的2.7%,之后更是呈直线上升。第六期破了4%,总决赛更是达到了6%,是12年至今的巅峰,一直未被打破。

图片[2]-《中国好声音》停播了?怎么就悄无声息了?-老王博客

第一季的选手们也迅速出圈,冠军梁博、亚军吴莫愁、季军吉克隽逸,三人至今依旧很活跃,在歌坛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梁博已经成为新生代原创歌手的中坚力量。

除此以外,第一季几个没拿到较好名次的选手,也制造了不小的影响力,比如平安、张玮、李行亮、金池等。平安出道4年3登央视春晚,金池现在多为影视剧献唱,热播剧《三十而已》她一人就包揽了9首歌曲。

当时的幕后制作方灿星制作还是相当默默无闻,后期凭借着《好声音》的成功声名鹊起,赚的盆满钵满。第一季播出后仅广告收入就拿下了3.5亿元,远超1亿元的成本。第二季还没正式开播就狂揽了超10亿元的天价广告费,妥妥的“吸金巨兽”。

02、后继无力

有了第一季的火爆,节目组趁热打铁,推出第二季、第三季……

与此同时,节目的冠名费也是直线上升,第一季6000万,第二季直接翻了3.5倍,提升到2亿元!后面的3亿,甚至最高峰达到了惊人的4亿。

不过相较第一季李莫愁、吉克隽逸、梁博等选手的迅速成名,第二季开始选手质量却名不副实的直线下降,再也诞生不了与首季相媲美的冠亚军,或是标新立异的特色选手。

约莫着,最后一位让人印象深刻的选手非第三季冠军张碧晨莫属了,这位曾经在韩国做过练习生,并以韩国女子组合SunnyDays成员正式出道的美貌歌姬,在《好声音》的舞台上,她用一首《她说》彻底征服了屏幕内外的观众与评委。

至于第二季的冠亚军李琦与张恒远,虽然现在也有知名度,但更多时候依旧出现在一些选秀上面,仍然只能去做一些选手。

对《好声音》来说,最大的变故应当发生在第四季结束之后,因为与荷兰Talpa公司的合约到期,先前200万的低价早已满足不了对方的饕餮巨口。对于漫天要价,灿星选择了退出。转而版权被卖给了接盘的唐德公司,版权费也飙升到了耸人听闻的4亿元。

无奈之下,《好声音》第四季之后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很多观众也吐槽,为什么不改成“神州好声音”、“华夏好声音”…偏偏要用新歌声这样一个陌生的词语。

图片[3]-《中国好声音》停播了?怎么就悄无声息了?-老王博客

先前的第四季因为有了周杰伦的加盟,表现也算差强人意。首播CSM城市网收视率高达5.308%,创下了新的记录。节目利用周杰伦这类顶级明星背后的粉丝效应来引导收视率,盘活节目的无形资产。一旦褪去明星光环,节目还能不能站得住脚,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尝到这点甜头的《好声音》,学会了新的一招,那就是给导师加人设。过分压榨明星个人品牌效力的做法,其实也是在掩饰综艺本身的虚弱。

比如自称“汪半壁”的汪峰,作为第二季到第四季《好声音》,以及两季《新歌声》的常驻嘉宾,让观众感觉最魔性的恐怕就是那句“你的梦想是什么”,但正面的鼓励说多了也会给人一种冠冕堂皇之感。

再如《2019中国好声音》,段子手李建几乎成了那季节目唯一让人记住的存在。

与此同时,为了增加节目的可看性,《好声音》明显加大了互动、镜头以及掌控节目流程的自主性,这无形放大了节目的导师粉丝属性。

所以你会发现,最近几季的《好声音》,开始变得无聊冗长,导师为了拉拢选手使出浑身解数,既要说出自己的一段经历,引发观众共情,又要勾画出给选手的“大饼”,混上浓浓的“鸡汤”,让他们心愿臣服的进入他们的麾下。

无故事可讲的情况,却硬要诌出个桥段,即难为了导师,也让观众的耳朵听出了茧子。

即便对那些普通的选手,导师们也还要硬要做出夸张,甚至便秘一般的挣扎表情,这方面那英的功力应该是炉火纯青了。即便是《我是歌手》的金牌助演观众们,也只能自叹不如。

到了2020年的《好声音》,想玩出新的花样来,充其量也只是秀了一堆让人一眼识破的老套魔术。

其一是继续打出导师牌,每名导师战队的选手由之前的8名锐减为6名,这无疑是增加了选人的门槛。

其二是“抢人”场面再度升级:选人标准、战队配置和抢人战术都更加变得戏剧性,增加了博弈感。

比如PK环节,拿到YES的选手也不是绝对安全,随时会遭遇残酷的车轮战,直到二次胜利,才算是暂时安全。

但那些资质一般的选手,导师们也不知道为啥要拼命拉拢,简直就像是北大清华向资质平庸的学生抛出橄榄枝一样,懵逼的观众直呼“这是啥玩意”。

其三是打出原创这张翻新牌,以给予原创音乐人更多被大家认识与熟知的机会。

比如《好声音2020》中暗黑原创歌手马璐、民谣歌手宋宇宁、励志歌手贾翼腾等,似乎每个人都满腹才华。可无法被传唱,引发追捧的歌曲,并不能让节目起死回生。

内地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原创综艺。2014播出的《中国好歌曲》,缺席《好声音》的刘欢成了坐镇嘉宾,指点江山。三年三季,产生了《卷珠帘》、《野子》、《当你老了》、《从前慢》等出圈歌曲,也让霍尊、赵雷、苏运莹等原创音乐人进入公众视野,开启自己事业的春天。

三季过后,节目遭遇停播。刘欢直言“放言熙来攘往的中国电视,终于容不下这唯一一档以原创为核心的音乐真人秀,慨当以叹!”

其后也诞生了《这!就是原创》和《我是唱作人》、《我是唱作人2》等综艺,这些节目以原创作为主打特色尚未成功出圈,更何谈仅仅以原创作为一个标签的《好声音》了。

后继无力,回天乏力,《好声音》变迁9年,瓶颈极大。

03、渐被遗忘

今年《好声音》将版权独家售给头条系,以期待通过西瓜视频的内容分发与推荐机制聚焦精准人群进行弯道超车,但在长视频领域,不及“优爱腾”的品牌影响力也是难以忽视的短板。目前《好声音》前几季的播放权都还在爱奇艺手里的。

图片[4]-《中国好声音》停播了?怎么就悄无声息了?-老王博客

而且这次是完全隔断了各大搜索引擎,你再也无法通过搜索引擎找到《2020中国好声音》的播放地址,想看的观众只能下载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APP,这无形中也减少了这季《好声音》的流量导入。

同往年一样,今年的《好声音》也有许多熟悉的“老面孔”,或者是一些屈居幕后,人红歌不红的类型选手。

诸如这一季的九强选手赵紫骅,曾经是湖南卫视《2013快乐男声》全国20强,原创歌曲《可乐》唱进了很多人的心里。可有多少人真正熟悉这位歌手呢!

素人歌手消耗过度,同类节目对选手的大肆争抢。另外由于自媒体的兴起,各类唱歌达人在短视频平台频繁秀才艺,已经获得一定的曝光率,选手新鲜感的缺失,一定程度上也对收视造成了负面影响。

守在电视机前等待《好声音》直播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每个人闲暇时间都被碎片化的短视频所占据,多巴胺的拼命分泌,让很多人再也沉不下心来观看一期完整的节目。

归根究底,再不破釜沉舟,也许《好声音》只会剩下曾经的璀璨,以及让人不禁摇头的未来。

好声音代表了一个选秀时代的印记,但很显然它已经逐渐失去原有的厚度。它与湖南卫视的《歌手》、江苏卫视的《蒙面唱将猜猜猜》等节目一样,成为强弩之末。

相比这些电视节目的式微,网络综艺却是“神仙打架”的局面,综N代《奇葩说》、《吐槽大会》等脱口秀类节目依然”耐打”,《创造营》和《青春有你》等偶像养成类、《中国新说唱》和《这!就是街舞》等垂类节目百花齐放,不断在各社交媒体刷屏。

电视综艺节目的集体衰落,实际也是映射了卫视综艺节目创新不足、人才流失、招商困难等困境,亟待解决,却又无处下刀。

《2020中国好声音》7强已全部诞生,李宇春战队学员潘虹;谢霆锋战队傅欣瑶、贾翼腾、曹杨;李荣浩战队斑马森林;李健战队单依纯、宋宇宁。似乎没有一位选手充满足够的话题度,让人记忆犹新,这是一种相当让人无奈的境地。

即便如此,《好声音》应当还会继续做下去,从全民热议的爆款节目,到如同发福的主持人华少一样,成为渐入中年,身形不再矫健的普通选手。

只要还有产商愿意付钱冠名,我们就还能看到下一季的《好声音》。

但所有人都清楚,《好声音》与造星、音乐、市场将再无瓜葛,它将只是一个电视选秀节目而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