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IM首页
  2. 热点

天无止境

雅丹,新疆西北部的陡峭山丘。

摄影师看到阳光下的幻想和壮丽,欣喜若狂。如果迷失在这里,像月亮一样贫瘠,风像鬼一样嘶嘶作响,很难保证它不会发疯。

而麦麦提江和他的同事,常年在此,过着与世隔绝的荒野生活。他们是楼兰古城遗迹的保护者,隶属若羌县文物局。四人两两换班,一月一轮,通常是两人值守。

天无止境

这曾经是一个美丽的湖泊,湖心有一个小岛,有人离世,就葬到岛上,湖水渐渐干涸,只有一群坟墓悄悄地讲述了生命的故事。今天的罗布泊已经成为了生命的禁区。

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已经发现的150多座坟墓。他们生活在墓地之中。

被选中的人够勇敢的。白天,骑摩托车巡逻,说服非法游客,对付疯狂的盗墓者;厌倦了,晚上呆在家里,四处散步,找干尸们聊聊天,和他们交谈。喝醉了,躺在坟墓棺材里睡上一整晚。

这里没有植被,也没有人。食物和饮料应该由外面送去。没有网络和信号,文物局和家里报个平安、必须骑着摩托车骑60或70公里,才能发出手机信号。除了他们自己,还有五只狗和一群鸡。有人无法忍受,当他们换班时,他们不想再回来了。

相对于熙熙攘攘的人口聚集地来说,这是天空的尽头。坚持它的人都是真正的男人。

天无止境

刘良松也是天涯海角–大兴安岭东北部,海拔1000多米在阿尼塔山上,山顶20多米高的铁塔上有47座,森林无边无际。

每天早上06:30,他在了望塔旁边的平房里醒来,拿着一瓶水和午餐,蒸包子和生卷心菜吃午饭。白天,他一次又一次地在塔台上转圈,他的工作是继续观察近7万公顷的森林,准确地找到每一个突然燃烧的烟点。

一九八七年,由于烟头起火,大兴安岭烧毁了一大片森林,损失惨重,当时刘良松不是看门人,但他记得很深,每个看门人都记得。

他有专业的眼睛,首先要知道的是云和烟,云可以移动,水平行走,烟雾是笔直的。松林着火是白烟,草地着火是黄色烟雾,如果是混交林或山谷,就是黑烟。

夏天的闪电,闪电的雷声,就像蛇一样,很有可能着火。

而且,一定要准确,山下有近100人的救火队在等待他指路,在罗盘数字中,一旦误报,就会让地下队伍走错两公里至少两公里。他的脑袋里有一张完整的地图,是对着山头一个个标记背下来的。

从十七岁到将近五十岁,他仍然单身。

塔顶,风吹过树梢,光影飘动的云彩,天国的景色。

原创文章,作者:9I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im.cn/40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