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代码平台使开发者通过拖拽模块实现应用开发(组图)

一个概念如果能走红科技圈,往往既有字面的简洁,又有丰富的内涵,具有重塑产业结构的潜力。

低码(Low Code)就是这样一个典型。顾名思义,低代码是指使用较少的代码,甚至不使用代码,仅通过拖放模块来实现应用程序开发。

2021年以来,低码成为智能产业圈的热词。不仅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各大互联网公司纷纷开放低代码产品,国内外低代码平台也筹集了数亿美元的融资。路过机场,就能看到一个低码公司投放的巨屏广告;当你在网上观看今年的微软 Build 大会时,你也可以看到它也花了很多时间解释低代码平台 Power Platform,证明了低代码平台。风靡全球的魅力。

根据Gartner最新预测,到2021年全球低代码开发技术市场总额将达到138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22.6%。

但与此同时,关于低代码的争议也层出不穷。在这里,阿里云总裁张建峰刚刚高呼低代码将“重塑整个中国软件版图”;在那边,低代码是“行业癌症”的说法也很流行,认为低代码降低了程序员的价值,也让开发成为可能。该应用程序难以维护和测试。

一方面,“人人都是程序员”、“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丰田卡宾在用”铺天盖地;另一方面,“生成一堆狗屎一样的代码”和“不方便查找错误”。“企业创新毒瘤”等呼声不断。

低码为何在今年迎头赶上?就其本身而言,它是转变生产力的工具,还是噱头和伪需求并存的“行业毒瘤”?对此,我们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低代码平台让开发者可以通过拖放模块实现应用开发

“低代码年”来了

2021年初,科技圈将出现“低代码”趋势,几乎每家软件公司都在谈论“低代码”。

我们主要看巨头们的行动。首先,在年初的2021钉钉发布会上,阿里云将“亿达”低代码开发平台接入钉钉,就是让钉钉平台上的“程序”从事人事、财务、销售和其他不同的任务。您可以用手指开发应用程序。

随后1月20日,国际制造巨头西门子旗下的低代码开发平台Mendix宣布正式将其低代码软件快速开发平台引入中国市场。西门子拥有低代码开发平台Mendix,拥有超过15年的成熟低代码平台开发经验。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天花板”。

人们普遍认为,“低代码”是研究机构 Forrester Research 在 2014 年提出的,即一种可以用很少或没有代码的方式快速开发应用程序,并且可以快速配置和部署的技术和工具。近年来,低代码平台通常指的是APaaS(应用平台即服务)产品——为开发者提供可视化的应用开发环境,方便应用的构建。

对于低代码,行业大佬们不禁美言两句。

Mendix 产品和解决方案营销副总裁 Nick Ford 表示:“在极具挑战性和困难的情况下,企业可以使用低代码开发在几天甚至一夜之间开发出新的应用程序,从而证明其价值。”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峰表示:“未来的软件开发一定是碎片化的,低代码开发将是2021年的行业关键词。”

正如张建峰所说,2021年几乎成为“低码年”。就在钉钉6.0发布前后,腾讯云的低代码平台WeDa也在3月份正式上线;随后,华为云应用魔方AppCube于4月正式商用;而百度方面则早在2020年10月,就为爱速推出了低代码平台,基于百度智能云,大步进军To B战场。

在资本方面,低码也特别受青睐。例如,国内SaaS软件厂商黑虎智造2月份宣布完成近5亿元C轮融资。其低代码任务管理小程序可以极大地赋能小型制造企业;无代码开发平台“清流”也于3月获得腾讯领投的数千万人民币融资。在国外,也有消息称,低代码平台公司Creatio获得了6800万美元的融资。

低代码市场的增长趋势越来越明显。根据 Forrester 对 2021 年软件开发的预测,今年 75% 的企业将倾向于使用低代码/无代码平台进行软件开发,高于 2020 年的 44%。

根据Gartner最新预测,到2021年全球低代码开发技术市场总额将达到138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22.6%。

行业毒瘤?还是改变生产力的工具?

不过,风口上的低码也面临着争议。4月28日,软件信息公司ThoughtWorks中国CTO徐昊专访,“行业肿瘤”低码在圈内引起关注。

徐浩斥责:“使用低代码平台编写的代码很难维护和测试。同时也向业界发出了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即程序员的价值不值钱。最终的结果是一些没有编程能力的人,用极其低效、低效的工具来写代码,这是非常危险的,这种低代码工具是行业的毒瘤!”

徐浩进一步指出,低代码的美丽故事存在一个逻辑问题:1、低代码平台的默认用户群体永远是初学者和初学者,难以高效;2、 需要改变原有的工作模式,改变的巨大隐性成本。3、 低代码是针对新手用户的,对程序员没有帮助。这是一种伪需求。徐浩表达了一些软件从业者的心声。有咨询行业的专家表示:“低码比众泰快上街!”

但徐昊的言论也引起了一些低码“信徒”的不公。5月1日,低码平台商明道云创始人任向辉发表文章《低码不是行业毒瘤,你才是!

徐浩道:“我相信这个CTO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至少他没有深入研究过!”

图片[1]-低代码平台使开发者通过拖拽模块实现应用开发(组图)-老王博客

他认为,低代码的目标不完全是针对初学者,而是针对业务流程设计和管理的骨干,以降低沟通成本。他认为,工业数字化的唯一解决方案是让信息系统的建设摆脱对程序员的依赖,让更多的角色能够有效参与,包括业务专家、运营管理专家、软件产品经理、项目经理和实施。专家等

低代码是“癌症”还是改变生产力的工具?当一种具有颠覆旧模式潜力的新事物出现时,往往伴随着质疑和争议。

低代码被程序员“玩转”解决两大痛点

要讨论一个新概念的旧规则,要回答它好不好,我们先来看看它是什么。

我们还是要说一下,什么是低代码?一位智慧教育行业的工程师告诉我们,所谓的“低代码”,最初的原型就是程序员厌倦了写一些重复的东西。产品今天要加请假单,明天要加材料申请表,后天我要统计和记录。对于程序员来说,这是一项一项又一项枯燥的重复开发工作,所以我只想自己做一个工具自己玩。渐渐地,各种这样的小玩意多了起来。

因此,在此看来,与其说“低代码”是今年流行的新概念,不如说是开发者在日常工作中运用了“提高效率”的方法和成果。MathWorks 的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我们,减少代码并不是低代码平台的目的。目的是降低开发门槛,减少不必要的重复工作,提高效率。

低码火的背后,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日益增长的需求。在政策和市场准备就绪的同时,国内市场的软件开发痛点也亟待解决,以促进低代码市场的增长。

国际制造巨头西门子的发言人梁乃明认为,这源于国内市场软件开发的两个常见痛点:

第一,大多数公司习惯于将软件开发工作外包给第三方,软件架构已经过时;

其次,即使有技术团队,目前的软件开发速度也远远跟不上时代的变化。在开发软件时,产品概念可能已经过时。

梁乃明解释说,传统的软件开发模式有两种:瀑布式和敏捷式。无论是哪一种,都离不开业务部到技术部的分段任务部署和协调沟通。

这种传统方法将提出需求的业务部门与实施需求的技术部门分开。沟通和执行效率低下。有时开发出来的产品与业务人员的初衷相去甚远。

低代码平台提供了简单易用的软件开发框架,减少了业务部门和技术部门之间的沟通障碍。

从这个角度来说,“低代码贬低程序员”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正如一位程序员所说:“低代码会让程序员更加差异化。只会写一些简单表格的初级程序员,也就是页童。” 说到成本,由于低代码是一种程序员和业务人员日常的效率提升方法,在逐步实施中必然存在,很难成为“大补偿”的交易。

低码市场尚不成熟,不否认“癌”的存在

有了这样降本增效的前景,为什么低代码还面临诸多诟病,甚至被称为“毒瘤”?

一位智慧教育行业的工程师告诉我们,一些低代码平台做得不好,会产生一堆狗屁代码。不方便找bug。与此同时,一些低代码客户也透露了自己的隐忧,担心低代码平台一开始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后来难调试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

一些低代码平台似乎代码较少,但它们并没有简化工作。在实际的编程过程中,有些逻辑过于复杂,无法抽象化和模块化密码器和k令有啥区别,但是如果模块化的程度太低,对小白来说就不“友好”了。因此,处理可视化模块的粒度对于许多低代码平台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知名低代码开发平台清流的一位工程师表示,低代码仍然专注于中长尾需求和随时间灵活变化的业务场景。

低代码的应用场景还是侧重于长尾需求,从钉钉在低代码上开发的应用可以看出。2021年5月28日,张建峰宣布,三个月内,钉钉平台新增近38万个低代码应用。然之家这样的大企业客户虽然难免,但是我们看到大部分涉及的应用都比较“简单明了”——比如一个不懂代码的老师需要一个应用来检查睡眠情况,他只需要按照任务逻辑拖放模块,在短短10分钟内搭建一个平台。这么低的代码很有价值,但也很简单。

▲通过阿里“亿达”平台开发应用程序

一位从事低代码平台开发的工程师告诉我们,目前适合低代码开发的应用有以下几个主要特点:1、个性化程度低,技术含量低;2、 可重复性工作;3、 需要可配置且经常更改。低代码开发平台易景云的开发者认为,低代码正在从表格、表单等轻应用场景扩展到专业应用、流程、集成等企业核心业务场景。

可见,目前的低码市场还很不成熟。一是市场参差不齐,性能不佳的低代码平台确实很难提高效率甚至造成麻烦;第二,即使是已经比较有影响力的低代码。该平台的能力仍然有限,暂时适用于相对单点和简单的应用程序。可以说,任重而道远。

结束语:“低码”靠实力走红

在智视的行业研究过程中,我们很少用流行的概念来报道行业。因为概念上的噱头往往使具体的事物变得虚幻,这些概念本身往往很宽泛,难以集中注意力。

但是,我们这次对“低码”概念的解读,以及我们之前对“数字孪生”的解读,其实是很看重这个概念的,真实地反映了人们在大范围内工作方式和习惯的变化。行业。方面,这也孕育了智能产业的趋势。()

相信无数开发者都会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密码器和k令有啥区别,他们曾经做过一个类似自动化编程平台的东西。现在,这东西将进入各行各业,并有统一的名低码。

当然,和很多新事物一样,低代码的发展仍然存在疑问,其自身的应用场景仍然有限。低代码平台是否会成为中国重构软件开发的变量,或者所谓的“未完成的中期”并流,甚至癌瘤,我们等待业界的验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