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秒刷网全网最大,ks自助假聊自助下单,qq刷赞网站推广链接

传闻今年亏损12亿。

“我们这里的一个商人被迫跳楼,工厂催货,快递公司要钱,纸箱厂要钱……”陈伟(化名) ),重庆的淘集集商人告诉时代财经。

好在想跳楼的商人被警察拦住了。事实上,他并不是第一个被迫自杀的陶济集商人。今年10月,淘集记支付危机第一次爆发时,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维权人士想要跳下淘集记写字楼。

让危机再次升级的是一个公告。 12月9日凌晨,淘集记创始人张正平在微博发布公开信,宣布淘集记重整失败,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张正平还称,重组失败的原因是“资金没有如期到位”。

吃掉第一波奖金

王源(化名)是河南淘集集商人,原本是做线下硬件生意的。王源告诉时代财经:“以前,送货到4S店要四五天。今年家里有孩子,想开网店多陪陪孩子。”

王源以前从未做过网店。他的第一选择是拼多多,但拼多多有很多类似的业务,门店表现平庸。后来,王源在快手看到淘集记招商入驻的广告,发现五金商少了。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淘集记于2018年8月正式上线。与拼多多类似,这款社交电商App也通过团购、讨价还价等方式快速扩大用户群。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上线仅9个月的淘集记已累计拥有4000万用户,与拼多多用户的重叠度也高达55%。

“电商新贵”崛起后,不少商家看到了其中的机会。湖南人张琦(化名)也是其中之一。他告诉时代财经,自己做了三年电商,淘宝、拼多多、蘑菇街,期间还赚了180万元,买了车,买了房子。

张奇说,“去年8月平台上线时我就搬进来了,也是第一批入驻的商家。我在做拼多多的时候就知道新平台第一波红利非常好。”看到商机,张奇决定全力以赴。他带了两个妹妹,三人一共拿出了130万元本金,同时从银行和亲戚朋友那里借了几十万。

张琦告诉时代财经,一开始,流量和生意都不错。他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淘吉记上,月营业额平均可以达到30万。豫商王源也是如此。水流低的时候有6万,最大可以达到15万,但也不是没有后顾之忧。

首先是太低的“抑制”价格。淘吉记一直专注于比拼多多更“下沉”的市场。张奇告诉时代财经:“淘集记这个平台不赚钱,商家的价格一直低于拼多多。”王源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说,每次在淘集记上放网购产品,利润都是极低的,都是“全网最低价”。

二是延迟交货。张奇告诉时代财经:“淘集记刚入驻的时候,淘集记的货款结算正常,T+15天左右到账,春节期间延迟到T+30,我以为本来是放假没太在意,今年做的时候发现淘吉记的付款结算已经调整到T+45了,虽然有点难,但是最后提现也是认可的。客服也一直在说提现渠道会和行业同步更新。”

向来不计入淘集记,又缺乏电商经验的王源认为所有平台都是这样,所以也不太在意。张琪的姐姐虽然有顾虑,但“有经验”的哥哥告诉她不要在意,所以我也没有深究。现在看来,这些似乎都是淘集记资金紧张的迹象。

据天眼查获悉,淘集集于2018年10月完成4200万美元A轮融资。根据陶集集运营商上海欢收实业有限公司披露的《欢收产业:债转股协议》今年6月,陶济记尝试发起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还没到。

在此背景下,淘吉记加快了“烧钱”的步伐。据《财经》报道,截至2019年10月,淘集记今年亏损已达12亿,其中上半年亏损6亿,且亏损正以每月2亿的速度递增。

不超过三件事

张奇告诉时代财经,他曾三度怀疑淘集记,但三度选择相信平台。

第一次是在今年八月。张奇向时代财经展示了当时淘集记的公告,称提现渠道系统将升级,商户必须在7月10日前提现未付货款。转入可兑现余额,9月升级完成后恢复。

来自:时代财经

此后,商户一直到今年10月才收到任何提现款项。张奇和平台客服核实,客服一直说同样的话——“会尽快同意付款,具体付款时间不会透露。”

这让商家产生了怀疑。张琦说,9月份,就有传闻QQ群里的朋友开始去淘集记上海总部索要货款。他们去平台客服查了一下,对方只是回复说没有。淘集记官方微博也在10月1日宣布辟谣,称有人恶意煽动部分商家来平台捣乱,警方已经报案。

“我们再次信任了平台。因此,10月15日,淘集记官方微博发布了CEO张正平的道歉信,信中称公司现有资金无法支付我们商家的货款,”说张奇瞬间,商户“炸”了,他第一次踏上了去上海要“付款”“讨价还价”的路。

“我们到上海的时候,在淘吉记租房的接待楼呆了3天,发现有很多商家来索要货款,大多欠了几千万,少数欠了10万以上。下强烈要求qq全网最低价下单业务平台,我们会见了张正平,谈了40多分钟。张正平口头承诺最迟11月15日完成并购重组,并要求我们签署债务重组协议。”张琦。

图片[1]-业务秒刷网全网最大,ks自助假聊自助下单,qq刷赞网站推广链接-老王博客

随后,张琦向时代财经提交了加盖上海环居实业有限公司公章的债务重组协议书。根据协议,淘集汇将在收到“上市公司收购款”后的15个工作日内向商家支付收购价的20%,估值达到15亿元时再支付10%,剩余的70%将上市或估值达到 20 亿美元时支付。

协议还规定,10月8日之后交易的支付结算调整为T+5。同时,张琦告诉时代财经,淘吉记明确表示,将优先考虑签订协议的商家付款。张奇说,“看到很多商家纷纷签了协议,想着不签就没有货款,签完还希望拿到20%,只能被迫继续了。”相信陶济集。”

至于为什么我们“坑”了还愿意继续发货,张奇告诉时代财经,11月和12月是网店生意一年中最好的时期,后续的货款可以在时间。企业可以或多或少赚一点。

此后,事情似乎又回到了正轨。张奇告诉时代财经,签订协议的商户将向他们的账户支付T+5结算。除支付宝未付款外,此前微信囤货已结清。

好景不长。张奇告诉时代财经:“11月底,淘集记兑现“重组”承诺时,货款的付款开始再次延期,后端提现结算时间截止到11月21日。提款。”

“这时候,过往的经验告诉我,平台要出大事了。11月底,我第二次去了淘集记上海总部,但得到的解释是平台已经签了12月3日与投资者的意向书,已经进入付款阶段,要求我们回去等合同付款的20%。我们再次相信,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只能选择继续相信平台。结果,事实是淘集记又一次忽悠了我们的生意。”说到这里,张奇看起来很生气。

来自:时代财经

张琦向时代财经展示了12月3日左右张正平与业务代表在QQ群的交流记录。张正平的说法与今天的公告基本一致。陶继记与投资人B签订了协议,后者拿走了公章和银行秘钥,但当商家要求取证时,他说:“以上属实,无需提供证据。”

来自:淘吉记微博

根据12月9日的公告,投资方B曾承诺在11月29日进行过桥付款,但11月28日,其实际控制的一家广告公司申请保全和冻结该公司的支付宝账户。过去一周,淘集记多次与投资方B沟通,后者每次都表示无法付款。

对于支付宝账户被冻结的问题,北京静安律师事务所张悦律师告诉时代财经:“签订投资协议后,请带上公章和银行钥匙。这可能是双方在投资协议中的约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债权人有权在诉讼前或诉讼期间向人民法院申请保全、冻结债务人的财产,包括支付宝账户。”

接下来,张正平没有给商人第四次信任他的机会。公司破产公告发出后,据央视报道,陶集集总部空无一人,张正平的下落成谜。张奇告诉时代财经,商业维权组的人说,“从10月初开始,我见过张正平两次,都是在飞机上,带着他的小模特,一次是在头等舱,一次是在东航休息室.”

时代财经联系了陶继济,希望采访张正平本人。公关部表示,张某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也不知道张某在哪里,只能通过手机联系张某。

新年快乐

张奇告诉时代财经,今年8月以来,淘吉吉累计拖欠货款143万,其中一半是自己的积蓄,另外还欠了70万多外债。张奇说:“跟我遇到一样事情的商家不在少数,有3、4个QQ群,2000多人,还有3、40个人在我身边的朋友,亲戚,同学,同事,欠款的从几十万到几千万不等,据群里统计,欠款总额超过10亿。”

张琦姐姐告诉时代财经,在朋友眼里,网店赚钱的张琦是个“牛人”。因此,他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都是跟他学做电商的。张奇也什么都知道。 ,教大家如何操作,不收一分钱。她告诉时代财经,淘吉记赔钱的朋友没有责怪他们,但他们三人还是很内疚。

张琦姐姐说,她们想维权,但也觉得维权无路可走。有的商户被打,我的眼泪隔着屏幕流了下来。以前我们是普通人,只知道怎么做生意,怎么把价格压到最低,拿到更多的订单,做更多的流量,让顾客多买回来。现在每天都要学习法律,学习如何维权。”

张奇也咨询了一些律师,得知归还属于他的货款的希望不大。他的姐姐告诉时代财经qq全网最低价下单业务平台,他们正准备在当地提起联合诉讼。合法的方式可以挽回一点损失。还有很多人愤怒我们这么惨,张正平不可能活得这么潇洒吧?”

看到12月9日的公告,张奇表达了和很多商家一样的疑惑:“所有电商平台都可以这样使用我们商家的保证金和交易支付吗?是不是破产清算了?没必要给我们的商家一个关于货款结算的声明,这不是没有了吗?这不违法吗?合法合理吗?”

对此,张悦律师告诉时代财经,这更多是一个企业运营问题。通常电商平台在收款和支付的账期上存在差异,平台通常会在账期差异期间灵活使用。资金,这种资金使用行为很难说是挪用还是私用。从法律上讲,只是商家在平台上享有的债权。

比起张奇的三兄妹,平台欠王源的货要少一些,但情况似乎更糟。他告诉时代财经:“最后一次付款是11月28日收到的,平台上还有13万元,现在我还欠供应商和银行20多万元。”

王源道:“我之前没有怀疑过。所有的货物都在发运,直到最后两三天才停下来。今天收到通知,12号站台整体下架。我一直在想,即使我的支付没有,也有一个平台可以接手淘集继续运营,这样我才能活下来,让我度过这一年。”

王源告诉时代财经,“我也想去上海维权。很多商家都过去了,发现公司里一个人都没有,有的已经两个月了,有的还带着孩子。陪孩子,钱已经花光了,那边几百块的车费也是有问题的。”

对于接下来的打算,王源说他会先找个工地打工,先付账,再挣点钱给孩子买奶粉。 “我再也不会碰网店了。互联网已经崩溃了。” (北京时代财经,欧阳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