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刷播放500播放,qq业务免费自助下单平台_大批量僵尸粉购买

我们注意到,在电商平台上,有大量高度编程的直播数据产品,价格从1元到10元不等。

仅需70元,即可刷100个“机粉”观看抖音直播数据,观看时长长达2小时;在淘宝直播中,120元可购买10000机粉收看数据;有组织直播粉丝刷直播数据的商家。粉丝在直播间观看1分钟可获得5美分…

“其实很容易查出你有没有刷过数据,比如某主播的直播观看人数已经达到了20w,但店内的实际转化数不到10。 ”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除了刷直播收视数据和粉丝数据,销量数据也未能幸免。现在有一些不靠谱的MCN机构专门做商家的“杀戮业务”。

据了解,近日,一家独角兽公司和网红主播组织了一场扶贫公益直播,帮助销售当地农产品,交易量约45万。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际销售额仅为10万元抖音刷观看量,剩下的35万元用于“面子工程”,占账单的78%。

此外,由于一些小商家对直播的了解不多,一些MCN先是筹集了几十万粉丝和主播账号,然后再与商家签订直播协议。有小企业贪便宜,一次就能赚到快钱。

还有MCN和网红主播会先刷单,再退单。对于退款的交易金额,商家还将收取佣金。在大力压低商家产品价格的同时,他们与商家签订了看似公平的底线销售协议。

然后,MCN雇佣海军,秒拍货,然后返还最高50%,然后通过其他平台分发剩余的低价货,依然收取20%的分成,商家还是亏了一个最后一团糟。

如今,对于大多数商家来说,识别主播和支付账单并不是最困难的事情。更难的是,直播越来越像一场让品牌“痛并快乐着”的游戏,高销量的背后,是一大堆赚钱又亏本大喊的节目,刷数据只是为这样的节目锦上添花。

直播带货穿越野蛮时代只是时间问题,势必要经历商家、MCN、主播、平台之间的漫长博弈。

120元买10000个“机迷”:20W线上,10人折算进店

“大家好,我是做抖音生意的,为了增加直播的知名度和互动,吸引更多人开小店,开蓝V,加粉丝,加点赞,发火视频,微信:XXX,欢迎调侃!” 在一个近500人的抖音和淘宝主播群中,不时发布一些类似的广告,引起新手主播的关注。分页标题

不仅如此,在一些微信行业群中,人们还时不时发布消息,询问有没有人想给淘宝、京东、唯品会等大商家做兼职刷直播数据。

事实上,在全民直播的时代,观众关注度已经成为稀缺资源,而当数据流量成为衡量主播热度的标准时,刷数据——这个灰色地带的生意也变得异常热闹。

通过淘宝搜索关键词“直播收看”,我们发现1元到10元不等的大量直播数据产品。粗略统计,排名靠前的门店每月的交易量从几十单到五六百单不等。这些小店号称提供直播服务,但在介绍栏里却含糊其辞地写着“直播间里的店铺收藏”、“粉丝入驻观看”、“申请直播间号代理”、“开放交通流”等。

文章图片

淘宝上有很多小店自称提供直播服务

我们作为主播联系了一家淘宝店的客服,对方表示可以在抖音、淘宝等平台提供直播服务。“我们在抖音平台上花费43元获得100次直播,在淘宝上花费120元获得10000次观看次数。”

当被问及为什么淘宝和抖音的价格差距如此之大时,客服表示不方便告知。不过对方也透露,他们的刷量一般不会被平台检测到,但在抖音上的上限是10万。

【爆款假直播带货】

文章图片

抖音和淘宝直播的差价还是挺大的

可以看出,各个平台的直播流程已经高度程序化。另一家淘宝店客服透露,他们店的抖音直播间刷100次70元,只要提供抖音主播的首页链接,保证上线时间2小时。

对方表示,至于为什么抖音平台更贵,是因为抖音对刷单的打击更严厉。“所以我们也有限制,名额满了就不干了。”

文章图片

专攻“杀青”的MCN:雇佣水军秒返50%提成

分页标题

虽然在业内人士的心目中,直播刷流量数据是家喻户晓的事情,但很多业内外的商家只是一知半解,很容易成为一些MCN“欺骗”的对象。

图片[1]-快手刷播放500播放,qq业务免费自助下单平台_大批量僵尸粉购买-老王博客

“直播很深。” 健康护肤品牌创始人曾强表示,现在直播太火了,大家都在追这个趋势,感觉做起来就可以赚钱。但小企业其实对直播带货这种新鲜事物充满了陌生感,甚至是一知半解。

曾强于去年2月底开始抖音短视频运营,直播火爆之际,他也开始了抖音直播业务。他透露,市场上出现了新一波MCN机构。他们通过批量模板化逻辑制作视频,以确保他们的每个影响者都能产生大量粉丝。具体来说,有专门的监控数据,现在流行什么样的视频抖音刷观看量,让其网红去热度,批量复制。

这样,一些分批抄袭的主播,也能收获一些真粉丝,然后刷一些粉丝,很快就能成为拥有几十万甚至几十万粉丝的网红。“也正是这部分所谓的业内人士,通过低价卖坑、保量协议收割一些小本生意,专门杀青。”

曾强透露自己有朋友做化妆品,被这些MCN机构路过。一位自称专门做直播服务的业内人士向朋友介绍,公司有很多网红,几十万粉丝,可以帮他直播带货,入坑费只要600元。

他的朋友当时觉得这个费用很便宜,就和他签了10个订单试水。“只是10个主播在直播的时候花了两三分钟介绍产品,最后一个产品没有卖出去。”

这种类型的 MCN 都是为了赚一些快钱。曾强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MCN有100个网红账号,每个账号每天有20个订单,如果一个订单500元可以赚10000元,100个帐号可以赚100万元。

为了赚更多的钱,很多MCN甚至推出了分销模式,通过所谓的代理找小商签合同,最后和MCN代理商分享,小商的积累就会加起来。

赚取坑位费仍然是一个比较低级的骗局。商家普遍关心的转化率,现在已经成为一些MCN机构的套路。

“我认识几个做直播带货的主播,他们背后的团队会尽量压低供应商的价格,但是主播每单的提成不变,直播期间,团队会聘请海军士兵秒拍商品,直播后返还。主播收入不小,商家却一塌糊涂……”企业家王伟(化名)在某行业交流群中表示那就算他和商家签了合同保证转化率,主播和一些非正式的MCN还是有漏洞可找的。

一位研究过直播的创业者表示,市场上确实存在这样的MCN或主播。他们往往会向商家保证卖多少几万,拿20%的佣金,做不到就退坑费,然后签合同。这个时候,往往商家一听到就很容易被打动,毕竟转化率是有保证的。

但实际签订合同后,就会出现上述企业家王伟所说的情况。他介绍,“主播会假装直播几分钟,然后雇人买货回来拉动业绩,先赚20%的提成,之后主播会返还近50%的佣金。”货,剩下的货也是拼命压下去的,拿到了商家的价格,所以几乎都可以通过社区组团等渠道销售。”

在外企工作,从事美妆营销工作的小雅也告诉媒体,在一些当红网红面前,品牌主有时会显得很软弱。

“有时候那些网红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很多要求品牌无条件无理由退款。更重要的是,商家还必须为退回的交易金额支付佣金。我们遇到过一个非常尴尬的情况,网红在直播,帮我们卖出了1000多件商品,但最终退货率高达50%,之所以这么高的退货率,说明当时买的粉丝很多都是雇来的水手。”

分页标题直播刷订单刷流量:一场“hello me or me”秀

事实上,不仅是小网红,就连顶级网红也在刷单。

据了解,近日,一家独角兽公司和网红主播组织了一场扶贫公益直播,帮助销售当地农产品,交易量约45万。不过,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其实际销售额仅为10万元,其余35万元为“面子工程”,占成交额的78%。

去年11月,知名女装店主播雪梨自称双11预售已破亿,雪梨单品销售额突破500万元,数据甚至超过薇娅。

然而,直播结束后,由于中控失误,直播并未结束。雪梨等工作人员审核了某款产品的销售情况。期间,他们提到刷单,说“一百单要刷一百次”。虽然雪梨后来在与网友互动时表示不要被别人牵着走,称“补单”被称为“刷单”,并称是买家秀优化等,并否认“刷单”的行为。.

然而,“悉尼刷单”却一度登上微博热搜,让网友质疑火爆的网红直播卖货。

近日,也有网友质疑刷单直播的主播尔驴夫妇。网友表示,声称每人限购6单,但记录显示销量为10单的10单,甚至产品下架,数据可以刷新。

不过,对于大多数商家来说,识别网红主播刷单并不是最难的,更难的是,直播已经越来越像一个让品牌“痛并快乐着”的游戏。

“找主播直播带货的商家,大部分都是亏本的。” 上述创业者曾强解释说,一方面,商家与大网红合作需要支付几万到几十万的坑位费。

据悉,罗永浩的入坑费高达60万,李佳琦23万到42万(视佣金而定),虚拟偶像洛天依的淘宝直播入坑费高达90万。

另一方面,与知名网红主播合作时,直播中的产品一般都是“史上最低价”,主播会收取20~30%的分成。

“一套产品的利润已经吃光了。” 曾强解释说,其实大部分品牌厂商去顶级流量主播带货,其实并不是为了转播比例的投入,而是为了寻求曝光。

“品牌主花1000万带货,可能有2000万销售额,加上坑位费和分成,大概会损失500万左右。相当于品牌主只花了500万就实现了2000万销售额. 数量和广告效果。他算了一笔账,品牌花1000万去传统硬播广告和直播带货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很多人的眼里,既然都是广告,那么直播和在线观看的人数就只是一场“你好我”的秀。

目前,直播仍处于野蛮增长期。有业内人士认为,各平台一直在打击刷单的情况,后期的机制肯定会越来越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人看到了直播这一灰色业务的一些机会。近日,某数据驱动的短视频KOL交易平台负责人向消费者Z时代透露,其正在搭建监控订单系统,可以实时监控主播的粉丝数据和流量数据。 .

正如一位专业人士所说,不遵守规则的 MCN 和主播不会持续太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