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IM首页
  2. 热点

曾经的锦澜诗社,曾经的《又一代人》

那些,我们存在过的证据

曾经的锦澜诗社,曾经的《又一代人》,曾经,我们像个真正的诗人一般疯狂且努力地写着我们自己的诗歌,曾经,我们也有过一个诗社。

那些一起写诗的日子美到让人不忍心忘记,不忍心就那样结束。无奈的事情太多,能抓在手上东西太少,诗歌抓得住么?至少我不愿放弃,不愿沦为一个不会写诗的人。所以带着那么多无奈、那么多不甘、那么多不舍,我们有了现在的“呵呵主义”诗派,也常怀疑自己能够坚持多久,一年?两年?太短。十年如何,五十年如何,看看这次能够疯多久吧!

曾经年少的“又一代人”,如今已是中年的“又一代人”,还未老去的“又一代人”。用一代人的诗歌,道出一代人的呵呵。

曾经的锦澜诗社,曾经的《又一代人》

展示就是一切,表达就是一切

(此文节选自覃贤茂老师为《又一代人》所撰序文)

荷尔德林曾经说过:在一个贫瘠的年代里要诗人何用。然而,诗人总是自己使自己成为诗人,这与外在无关。有一种来自生命内蕴的冲动,驱使着某些似乎是命定的被选择者,终其一生,要将热血和不老的青春奉献给诗艺,在对语言的体味和修炼中达成生命的觉悟。我以为这才是真正的诗人。

精神的力量经常在物质的面前显得无能为力,岁月更会打磨和消减诗人的才华和思想的锐利锋芒。晨曦日暮,春华秋叶,今日流水,明月前身。人生的表象中那些太多无法把握的因缘聚会和现实考量,总是徒然让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但我以为真正的诗人,却是可以在诗意的飞翔中超越残酷的幻境,提升生命的意志,创造出另一片荣耀的天空。

诗绝不是生活的点缀和修饰,她无关于现世的尊贵和荣华,无关于此身的财富和名誉,甚至无关于对来世虚妄的指望和期许,她直指的是个人朴素的内心。但明心见性,又是何等的不易!即使天性的本质在瞬间被诗篇揭示了出来,也会如同灵光一现,在电光火石的照耀中转眼即逝,难以恒常地洞察和留驻。奇迹似乎从来未曾发生,让人怀疑和不忍。选择做一个诗人,也就是选择了西西弗神话的悲剧,选择了必须背负的宿命的十字架。

现在我必须要说感谢,当我细细读完锦澜诗社这些年轻的诗人们选编出的诗集的初稿,我必须表达出我内心的这种复杂的感动和多虑。我看到了某种对于诗学真诚的热切和渴望潜藏在年轻的激情燃烧之中,碰撞、断裂、爆发、冲锋,巨大的颠簸和向上的升腾,穿刺了那世俗意识形态僵化冰冷的外壳,趋向一个透明纯粹的诗意的世界。

展示就是一切,表达就是一切,敢于发出新一代人执着而坦然的声音就是一切。诗集题名为《又一代人》,显然是代表年轻的诗人们说出心声:“灯光给了我虚幻的明亮/我却用它去探照真实的夜”。虽然其中可以看出顾城诗句的影响,但这不要紧,又一代人,其内在的强大一定会突破外在的形式。

…………

江山代有才人出,不废江河万古流。

锦澜诗社,又一代人!又一代人的可能性是无穷的!

可能性是诗学中最高妙的法则。可能性能够带给我们永远的希望。有着希望,就能够梦想最为美好的世界,就能够去努力和创造,就能够找到精神的最终家园。

曾经的锦澜诗社,曾经的《又一代人》

原创文章,作者:9I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im.cn/13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