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赋能加速数字化转型论坛主题是“硬科技创业正当时”

12月16日搞自动化要学计算机编程语言吗,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的计算领域年度盛会CNCC2021在深圳盛大开幕。本次大会为第18届,主题为“Expediting Digital Transformation with Computing Empowerment”(用计算赋能加速数字化转型)。

本次大会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邀请了600多位国内外计算机领域的顶尖专家和企业家为参会者带来了围绕不同专业、不同主题的精彩报告。大会设有17场特邀报告、3场会议主题论坛、113场前沿技术论坛,涉及32个热门领域和丰富的活动展览。

其中,16日下午,大会召开了以“计算赋能智造”为主题的2021 CCF CTO高峰论坛。

论坛由CCF CTO俱乐部主席、搜狗创始人王小川主持。他在开场致辞中表示,CCF CTO Club的初衷其实是希望更多的商业人士和CTO加入CCF,共同探讨产学研。它结合了企业精神和学术精神。

谈及本次论坛主题,王小川表示,在当今大国博弈中,制造业是中国在全球变化中的优势和机遇,深圳也是重要的制造业中心。当今时代使计算科学和信息化有了机遇。助力中国制造业进一步发展,甚至成为全球领先——这也是本次论坛主题的出发点。

论坛演讲环节,创新工厂董事长兼CEO李开复首先作了《硬科技创业时代》主题报告。

从人类科技革命的进程出发,李开复说,我们现在正在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场革命的规模和影响力大于前三场,在人工智能自动化、先进计算架构、新能源技术、生命科学技术四大领域催生了巨大机遇——而这四大技术领域相互交叉,互相赋能,互相进步。

基于这些领域的机遇,李开复表示,科学家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但科学家创业也将面临挑战,因为成功的科技公司必须同时了解技术和产品,才能做出公司。他认为,科学家的特点是重视技术突破和创新,但成功的企业家需要追求商业报告,快速迭代技术和产品,效率非常重要。两者的冲突,正是创新工场致力于解决的问题。

随后做专题报告的嘉宾是华为执行董事、消费者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G CEO余承东。

余承东主要介绍了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鸿蒙OS及其所依赖的Open Harmony。他表示,华为提供的基于终端的Open Harmony和Euler操作系统可以覆盖从网络设备到IoT设备的整个操作系统环境,尤其是分布式的Open Harmony,为不同的设备提供智能。互联互通、统一操作系统、统一语言带来便捷、流畅、持续、安全、可靠的全场景交互。

他还介绍,华为在2020年和2021年两次将HarmonyOS的基础能力提供给Open Atomic Foundation,坚定支持Open Harmony开源项目。核心框架和构建代码贡献超过500万行。到目前为止,华为开源了30多个子系统,230多个代码仓库,内存支持128K到2G。它提供了全新的应用架构、JS开发和应用,包括媒体和最新框架、跨设备能力等。

随后,现场举行了华为与CCF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图片[1]-计算赋能加速数字化转型论坛主题是“硬科技创业正当时”-老王博客

第三位做专题报告的嘉宾是丽思科技董事长、科大讯飞前执行总裁胡宇博士。他的报告题为“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从他在科大讯飞的创业经历开始,他认为一个国家要在世界上取得成功,需要核心的科技创新企业。这些企业有四个特点:一是核心技术世界第一;二是通过技术创新赚取超额利润;三是在赚钱后继续投入到技术创新的过程中;第四是想在全球范围内赚钱的核心技术创新公司。

基于此,他认为人工智能是技术而非产业,需要落地载体,包括To G、To B、To C。过去载体体现在To G领域,而科大讯飞也做了很多To C智能硬件,比如翻译机、录音笔等。胡宇表示,未来人工智能To C硬件的实现必须在三个层面:第一是下一代手机,采用人机语音交互;二是智能新能源汽车,包括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三是家庭服务机器人。

三场报告结束后,会议进入圆桌会议,圆桌会议由CCF企业工委主任、小米副总裁崔宝秋主持。主题为“计算赋能智能制造”。

针对对智能制造领域现状的理解和看法,王恩东谈到了需求、基础和差距的“三有”。他说,我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接近尾声,依靠廉价劳动力发展制造业的老路已不可行。因此,制造业要转型升级,向智能制造转型,对自动化、智能化的要求更高。大趋势;他还认为,我国智能制造的基础技术和装备,比如传感器、自动化设备、机器人等,还有很大的差距——总体需要我们稳步提升基础能力。

刘新光说,我国的智能制造很有特色。国外制造业在各个阶段都经历了比较完整的发展和成熟过程。但我国推进智能制造的时间较短,阶段性属性不明确。同步推进、并行发展的状态,需要前期规划设计工作作为后期逐步实施的纲领性指导。此外,他认为智能制造不应该是软硬件层面的智能化,而应该是一个顶层工程,需要企业领导和高层管理人员持续关注和推动。

高晓农从小米自己的业务出发,谈及手机行业的智能制造。他表示,手机的产品生命周期一般都比较短,大概四个月到半年左右,苹果是个例外,它的产品生命周期可以长达两到三年。因此,对于小米而言搞自动化要学计算机编程语言吗,要想在手机短生命周期内快速满足市场需求,就需要通过人机协同解决制造柔性化问题,这就需要加入智能属性,这也是小米在智能制造方面的研发重点。

范建平表示,在联想向智能制造转型的过程中,AI Lab肩负着重要的责任。比如,如何将有限芯片在不同设备中的收益最大化,就需要AI来解决;同时,在小型化和定制化的订单下,如何安排和制造车间成为一个难题,因此联想开发了自己的APS系统。此外,在产线的生产过程中,如何利用AI自动检测产品缺陷,提升产品质量,也是联想在智能制造中探索的一个点。当然,基于人工智能的多语言聊天机器人也可以在联想的售后服务中发挥重要作用。

谈及计算赋能制造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刘千金表示,智能制造转型必须先做业务,再上数字化。比如在碎片化的场景下,A厂积累的经验不能应用到B厂,不同产线共享的东西很少,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另外,很多企业的智能制造往往偏重于单点,但实际上应该立足于整个价值链,因为短板会限制整体的效率和能力。

刘千金表示,在业务数字化的过程中,需要几个维度的整合。一是传感器融合,包括视觉、嗅觉、触觉、听觉等的融合;二是数据融合,包括大数据和小数据。工厂里结构化、完整的数据很少;三是数据融合。一是人机融合。此外,他还强调,在做智能制造的过程中,要聚焦场景和需求,不能用锤子找钉子。

刘新光谈到了智能制造的三大挑战。一是人才匮乏;二是技术驱动与企业驱动的冲突。他强调,一切工作都要以企业为主导,为企业服务。看看需要什么样的技术组合来解决问题。三是缺乏长期的资金支持,这意味着智能制造应该被视为业务转型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一个设备系统的推出。

对于未来几年计算赋能制造业最值得做的事情,范建平认为,计算正在下沉到边缘和产品上;高晓农认为,一是利用边缘计算提供现场调优解决方案,二是工业数字孪生;刘新光再次强调,技术不应该是单纯的先进,而应该与业务相结合;刘千金补充说,要进一步规范和统一流程、制造、产品、政策和部件。,并谈谈他们的融合。

最后,王恩东总结道:

此次论坛的参会人员中有几家来自国内大型企业,这些企业应该在智能制造的未来发展中有所体现。但这还不够。有必要总结和凝练中国智能制造的方法论,形成一些可以推广的体系或解决方案。放眼国外,很多公司的制度都来自于大公司的具体做法。因此,国内大企业应该在这样的产业转型中树立意识和使命感。二要大力推进标准建设。有了标准,才能提高效率,提高行业健康发展的保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