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与独立App不同,它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体系

也就是说,每隔10天,小程序就会更新一些功能或者优化一些细节。这些产品变更不限用户更新频率,一经腾讯批准即刻生效。

回头看,“我们比任何手机厂商都有优势”这句话不再是多余的一句话,而是“真情实感”。

因为小程序不同于独立的应用程序,它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系统。称其为“新操作系统”不再是骗局。

不是入口,是操作系统

在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改变了他在现场的“魔法”——当你在微信主界面上一直向下滚动,直到所有聊天记录都刷出屏幕,你会看到一行字,这一行字读:

这不是入口^_^

不少网友反问,这不是入口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有趣。微信在主界面丢了两个东西,搜索和短视频。

这两个功能放在这里,确实是入口,但小程序不是。此处的逻辑区别在于,您会将 Windows 开始菜单视为一个条目,而不是将多任务栏视为一个条目。

你说这是入口?不,因为它不会转移。

主界面下拉是微信操作系统的“多任务栏”。

2017年,小程序在一些特定场景如电商等领域蓬勃发展。但这在微信内部引起了一些担忧。

这种担忧在过去的中国互联网上是很少见的。大多数基于平台的新应用启动时,都迫不及待地想找一些赛道批量导入来填补稀缺的生态。

在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为未来的微信做了很多“预发布”,比如iOS奖励回归、公众号运营商独立app上线、官方作者系统等帐户。提升。

大家比较关注的小程序其实是“无话可说”。不谈任何事情的原因并不是没有什么可谈的。小程序一周年交出近乎完美的答卷——100万+开发者,58万+小程序,1.7亿日活跃用户。

这背后,小程序团队一年贡献了32个深夜发布。但在微信公开课这样重要的场合,小程序只透露了几个基本原则:

小程序不是专门为任何场景设计的,平台必须足够抽象;微信不会成为裁判,好的小程序必须由用户自己发现;2018年小程序线下需要更多连接,搜索、扫码、对话是小程序“去中心化”的流量入口。

这种谨慎的态度小程序本质是,与苹果首次宣布推出 App Store 时如出一辙。

在iPhone2.0系统发布之前,开发者无法通过正规渠道为iPhone开发应用,部分黑客通过ToolChain为越狱的iPhone开发原创应用。这类似于多年来在微信生态中使用微信内置浏览器进行的灰度玩法。

苹果用 iPhone SDK 结束了野蛮生长的混乱局面,而对于微信来说,小程序就是 iPhone SDK。

借助 iPhone SDK,Apple 发布了 App Store。很多人认为,App Store 是苹果成功的最大因素。因为在 iPhone SDK 发布之前,Windows Mobile 和 Symbian 也有允许开发者开发自己程序的平台。

App Store 解决应用体验规范、分发方法、加密标准、交易逻辑、支付渠道和网络基础。有了这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iOS 生态都能在整个移动生态中独占鳌头。

而微信对小程序的思考并不是一种新的开放技术,更像是一整套配套设施。什么样的小程序可以获得好友关系链,什么样的小程序可以发送通知,什么样的小程序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小程序正在勾勒出一个符合中国用户习惯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没有耗电的后端,没有随意出售的用户信息,没有乱推的营销通知。

虽然这是微信在很多人眼中的“傲慢克制”实现的,但对用户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移动互联网大战结束,小程序大战才刚刚开始

2017年小程序上线后不久,媒体开始唱起挽歌。

然而,与媒体的说法相反,百度、UC、阿里、小米紧随其后,推出了“小程序”平台。

“准小程序”的突然火爆,其实并不是技术因素造成的。“类似小程序”在技术领域并不新鲜,本质上是Web App和Native App的结合,也就是Hybird App。

其背后的逻辑是通过本地App提供一些基础的开发服务来增强可以随时更新的Web App。这项技术离每个人都不远。为了让促销页面随时变化,淘宝就是一个典型的Hybird App。

如前所述,除非是特别重要的功能小程序本质是,否则淘宝上的大部分促销和操作无需更新即可实现。

这样的技术也有其局限性——Facebook早些年尝试过Hybird App,但很快因为体验不佳而放弃。随着近年来移动设备性能的爆发式增长,如今的 Hybird App 可以在不考虑平台限制的情况下实现 Native App 99% 的功能。微信小游戏《纪念碑谷2》的Demo就可以很好的证明这一点。

但这一次,小程序平台在国内空前火爆,更像是商业成熟的结果。

这还要从张小龙在本次微信公众课中提到的一个颇有争议的“去中心化”概念说起。

张小龙原话如下:

我觉得现在的移动互联网与往年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互联网刚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浏览无数的网页,在它们之间跳转;但现在大家的时间和精力可能都集中在几个顶级应用上,而微信可能是这些顶级应用中使用最多的,或者是用户最耗时的。

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微信是一个“中心化”的存在,因为微信可能会提供很多服务,这些服务是由不同的公司提供的,微信只是一个提供服务的地方,微信并没有提供特别的服务。这些服务的集中流量,但由用户自己发现。

从这段话中,“微信去中心化”引发争议也就可以理解了。因为张小龙口中的去中心化,确实不同于大众心目中的去中心化。

如果用更简单的话来解释张小龙对去中心化的扭曲定义,应该是这样的:

中国应用覆盖率和活跃度排名前 20 位的应用数年未变,无人能撼动这些应用的地位。如果你做其他应用程序,没有人会安装它,任何人都很难打开它。

在微信不弃武功的前提下,小程序向其他互联网公司和创业者重新打开了移动互联网的蓝海,并承诺微信本身不会下海做裁判和选手,为了“去中心化”。

根据腾讯财报,2017年年中微信月活跃用户达到9.63亿,几乎是中国所有智能手机用户。早在 2016 年 12 月,使用微信超过 90 分钟的用户就占微信整体的 50%。

微信的“用完”更像是“使用了某个功能后,返回微信主界面”。

不仅是微信,中国渗透率排名前20的应用也逐渐将业务延伸到各个细分领域。

对应的数据是,2017年渗透率前20名中,2016年只有快手不在前20名,2017年中国市场渗透率1000强榜单中,78%是去年的老面孔。覆盖率前 300 名的 62 个新应用中有一半来自现有互联网公司的内部孵化项目,中国用户平均每年安装 4.13 个应用。

几年前,“圈地”被描述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创业,而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已经处于“无处可圈”的状态。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选择圈地后自己“建楼”,而“中国用户最多的产品”微信却选择用小程序规划圈地后将其转出。

张小龙的“去中心化”更像是“微信有能力,但不会与这些细分领域的创业者竞争”的承诺。

从目前的微信规模来看,小程序公布的1.1亿日活跃用户还远未达到天花板。虽然移动互联网创业空间不大,但在微信等Top 20应用中,小程序等平台开辟了新的空间。

这给被“分类”的移动互联网带来了新的转机,虽然这来自“地主”的慈善。

但对于没有能力成为百度、阿里、腾讯、滴滴、美团、今日头条的企业来说,这或许是唯一的崛起之路。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