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记者戎钰对话芯片产业要看长远新闻(组图)

吉木新闻记者荣宇

会话字符:

迟宝勇,1976年出生于湖北孝感,清华大学集成电路学院教授、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现任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首席科学家,研究领域包括硅基射频/毫米波集成电路设计技术和高集成度通信/雷达芯片实现技术。

对话背景:

4月22日,在清华大学即将迎来建校110周年之际,万众瞩目的清华大学集成电路学院正式成立。业界希望这个研究院能够解决中国芯片的“卡脖子”问题,打造自强不息的“芯”。着急的网友直接称其为“中国芯片学院”。近日,极目新闻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集成电路学院池宝勇教授,请这位湖北知名学者解读我们的“中国芯片”何时会风起云涌?

别着急,芯片行业看长远

极木新闻(极):清华大学集成电路学院成立,或将成为清华大学110周年校庆期间最火爆的消息。人们直接称这所学院为“芯片学院”。这个表述是不是有点片面?

池宝勇(Chi):从集成电路产业的角度来看,它的最终输出形式是芯片。这是一个比较通俗的词,老百姓都认同,所以这个比喻大家会比较容易理解。但实际上,集成电路产业链很长,芯片只是它的最终输出形式。在此之前,它要经过产业链中的许多不同环节。我们的正式名称是集成电路研究所,强调这是一所科研和人才培养学院。

季:学院成立那天,网上有很多文章说“清华出手了,外国人会恐慌”。是不是觉得网友太着急了?

Chi:这可能是对我们的一种期望,反过来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压力。刚才我讲了,集成电路产业链很长,我们还缺少很多东西。靠一所大学在短时间内解决所有问题是不现实的。只能说清华大学可能会形成风向标,在中国起到示范作用,同时体现国家的态度,让大家更加关注这个领域,缓解我们面临的困难。但是,要在短时间内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仍然很困难。有必要着眼于长远。或许5年、10年之后,行业面临的困难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极端:在学院成立大会上提到,要探索“自主实现我国集成电路科学突破的路径”,为国家实现科技自力更生提供战略支撑自强不息,强调要聚焦集成电路“卡脖子”问题,突破关键核心技术。作为该领域的资深专家,您认为我们目前最“卡”在哪里?

迟:集成电路产业链很长。在我们国家,有些地方我们被困在每一个环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集成电路芯片的加工制造。这个环节要控制的精度超过一根头发的1/1000分甚至更精细,可想而知有多难。另外,在高端芯片领域,你看到一个小指指甲大小的芯片,我们深入进去,它集成了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元器件。如果错了,就会影响芯片的功能。人的控制是非常有限的,所以需要借助计算机辅助设计能力来控制,也就是经常提到的EDA工具,这也是它卡住的地方。 1990年代,我国开发了熊猫系统,当时处于可以接受的水平,但之后的商业化道路并没有走下去。我们十几二十年没有投入资源和人力在这方面做研究,导致国内出现了Disruption的局面。此外,集成电路加工过程中还会用到各种材料和设备。这些都是我们国家所缺乏的。长期以来,我国对这些领域的投资和人才培养不够重视,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目前的局面。

上世纪80、90年代是集成电路发展的黄金时代,但我们错过了,如果想赶上,成本会相当高。事实上,在芯片领域,如果能形成一个正循环,上一代产品就会赚钱,他们就会投入到下一代产品的研发上。

找到突破口,还有商量的余地

季:你可能听过一些声音,认为我们现在各行各业都不缺钱,不缺人才,为什么还有“卡脖子”的问题?

图片[1]-极目新闻记者戎钰对话芯片产业要看长远新闻(组图)-老王博客

池:以多种方式。首先,不能说不缺钱。高端芯片是人才和资金密集型产业,资金投入巨大。自从国家基金出台以来,目前的资金状况有所缓解,但并不代表完全不缺钱。此外,芯片行业对高端人才的需求比其他任何行业都更为迫切。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在这方面的人才积累比较少,一直处于紧缺状态。

集成电路是一个特别国际化的行业。任何一个芯片设计出来后,都可以进入世界上任何一个市场,所以它的人才也具有国际化的特点。与国内外工程师的待遇相比,我们与国外还有一些差距,尤其是近几年在IT行业的冲击下,我们行业的很多优秀人才都转移到了IT或者金融行业,因为人才可以进入芯片行业,能力比较认可,在其他行业很容易得到更好的待遇。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方面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善。虽然还是比IT差一点,但是整个行业的薪资福利都有比较大的提升。而且,很多愿意留在芯片行业的人才也包括感情因素。

极端:很多人认为芯片行业投资多、回报慢、名气慢,很难吸引到今天的年轻人。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Chi:我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国家需要的地方,资源就投到哪里,让我们的年轻人进来时更容易成长。如果我们真的把这个行业做好,我们的回报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差。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我们领域上市的那些芯片公司。他们的增长轨迹非常快,而且表现出色的公司 4、 上市 5 年。芯片的研发周期比较长,但是一旦研发出来,回报是可观的。这是一个高投资、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

季:你曾经说过,你期望中外未来会形成“你有我,我有你”的局面。我们必须在一些关键技术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从而打破技术封锁的局面。 在您看来,实现这一愿景的主要努力是什么?

池:这应该是大学和研究机构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地方。在前沿和关键技术方面,要集中精力进行一些科学研究。也许我们可以在这些方向上找到一些特殊的点。最重要的是,我们拥有其他人没有的技术。集成电路产业链很长,可以突破的点很多。也许别人有100分,但我们只有10分,但没关系。没有其他人拥有这 10 分。只有我掌握了它们,而且是业界真正需要的。如果是,那我们就有空间和别人谈判,不会出现“片面”的情况。我相信科研机构有机会。只要我们掌握了行业真正的关键技术和我们科研人员的努力,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某个点上取得突破。

高中的艰辛是值得的

极限:你18岁从孝感中学考入北大,本科毕业后到清华直接进修,后来留在清华任教。你早年有坚定的学术理想,有明确的人生规划吗?

池:也许对我个人而言,人生的每一步如何走更像是命运的引导,而不是个人的选择。我被推荐到北京大学参加高考。毕业的时候,我想换个环境,所以我去了清华大学。在这期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想做什么。博士毕业后,各种机缘巧合的留在了学校任教,基本处于被推走的状态。我从来不觉得我有什么特别的。我在村里上小学,然后在镇上读初中。因为成绩好,我去了孝感中学。进入高中后,我意识到我的成绩是班里最后的。 ,但进入学校后,感觉差距并没有那么明显。第一次期中考试,我又回到了班上第一名。说实话,我们这个时代的学习氛围并没有那么紧张。不像现在,当父母看到别人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好时,父母很着急。那时我们的压力要小得多。现在,我也非常感谢我的父母给了我一个非常轻松的环境,让我能够好好学习。

极度:一位清华校友说,考上清华后,发现同学都是省市级冠军,压力很大,只能比高中时更努力。你的大学也这么紧张吗?

池:我本科在北大,身边的同学都是省状元电路中节点是什么意思,市里的顶尖人才。他们都很优秀。但就我而言,优秀同学带来的学业压力并没有那么大。相反,在文学艺术天赋和眼光上,我可能有一些不足,但我无法弥补,所以我承认。这其实和每个人的心理素质有关电路中节点是什么意思,取决于你对自己的期望和承受压力的能力。

季:回顾你的学习和职业道路,你有什么感悟“如果当年有学长告诉我这些话就好了”?高考快到了,请给小学生们分享一些感想。

Chi:有几件事我想告诉年轻的学生。人生只有几个关键节点。高考是最重要的考试之一,所以如果可能的话,一定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努力学习。争取一所好大学,不管你这一步走得好不好,都会对你的人生产生很大的影响。必须控制关键节点。高中时的艰辛,现在值得回首。

我还想提一下,每个学生都应该有一个合理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下,他应该能够在每一天,每一段时间,看到自己的成长。这种成长会给他积极的反馈,可以让你的精神状态更加积极,走上积极的轨道。

作为父母,管子需要介入,但要为孩子留出空间。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看到一些学生过于受父母的控制。入读清华大学是他们的高光时刻。然而,进入学校后,他们的心理状态和学习适应能力无法调整,最终面临辍学的境地。对于家长和学生来说尤其如此。大受欢迎。

最后,我想借用一位老师的话,当你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时,阅读是最好的选择。我采取的每一步基本上都证明了这一说法。当你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时候,就读一本书,它可能不会让你达到顶峰,但至少还不错。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