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机器人是新一代的App,新闻媒体遇到了哪些坑?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早在今年 3 月就大胆宣布:“聊天机器人是新一代的应用程序。” 从那以后,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许多新闻媒体都试图证实这一说法,并在 Facebook Messenger、SMS 和 Alexa 等平台上安装了聊天机器人。

新闻媒体刚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时遇到了哪些陷阱?你走了哪些弯路?本期全媒体集团(qq_qmp)带来了《华盛顿邮报》高级产品经理约瑟夫·普莱斯(Josehp Price)关于聊天机器人开发的内容。也许我们可以窥探聊天机器人的未来方向。

“聊天机器人”

公众还不熟悉的概念?

“什么是聊天机器人?” 当我邀请朋友试用《华盛顿邮报》开发的“Feels”聊天机器人时,他问我。

《华盛顿邮报》在 10 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开发了“感觉”应用程序,以抓住与读者互动的最佳时机

在新闻和科技行业一年四季都在讨论,每个人似乎都知道什么是“聊天机器人”的时候,我对一位朋友的回答感到惊讶。于是,我调查了周围的人,发现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聊天机器人”的概念,甚至华盛顿邮报聊天机器人的用户也不知道他们实际上在使用聊天机器人。

所以,看来我应该先定义“聊天机器人”——

对话节目

通常,人们使用口语或文本与聊天机器人进行交互。当然,理想情况下,对话应该尽可能自然。

具有个性的不同实体

人们需要的是可以与之交谈的某人或某物,而一些拟人化的名字、化身甚至是独特的幽默体验都是必要的。

代表您提供信息或执行任务

聊天机器人可以用来安排时间消息提醒、查看运动成绩、获取最新头条等。就像Siri一样,它是我们身边最典型的聊天机器人代表。

通常由第三方平台提供支持

如果您没有自己的硬件平台,则需要在其他生态平台上运行您的聊天机器人,例如 Twitter、Facebook Messenger、Alexa 等。

人们对“聊天机器人”这个概念并不熟悉,可能是因为“聊天机器人”本身是一个不太“认知友好”的词。或许,“聊天机器人”只有取得了惊天动地的成就,才会变得司空见惯聊天机器人源代码,但至少现在还没有。

华盛顿邮报聊天机器人

继续努力进化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推出了几款自己的聊天机器人,对于每一次聊天机器人的尝试,我们都有自己的考虑和创新。

聊天机器人尝试:三种类型

Facebook Messenger 上的“华盛顿邮报”:作为“华盛顿邮报”的第一个聊天机器人,由于使用了 Facebook Messenger 平台,在程序和使用上都比较简单。聊天机器人可以分享和推荐《华盛顿邮报》的最新文章,用户还可以通过 Facebook 发送“华盛顿邮报”以查看头条新闻,或者向机器人询问特定主题的新闻报道聊天机器人源代码,同时还可以添加闹钟提醒和其他小功能。在里约奥运会期间,聊天机器人还增加了赛程表、查询比赛结果、查看奖牌状态等一系列相关功能。

华盛顿邮报的第一个聊天机器人为用户提供了另一种查看新闻标题的方式,还增加了很多互动功能,比如询问特定主题的新闻报道。

图片[1]-聊天机器人是新一代的App,新闻媒体遇到了哪些坑?-老王博客

辩论短信:我们第二次尝试开发聊天机器人是基于短信。毕竟,短信是人们在互联网之外最常见的获取信息的平台。我们的研发团队最近确定了一个新的短信短代码,并使用总统辩论流程对其进行了测试,让读者可以通过程序检查辩论的事实,并从记者 Aaron Blake 那里获得对辩论的实时分析—— – 丰富的人性化元素,如图表、动图、表情等,让人感觉像是在和真正的朋友聊天。

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用户可以选择接收现场辩论评论和事实核查。

“Feels”聊天机器人:名为“Feels”的聊天机器人也是我们最近在《华盛顿邮报》上最期待的聊天机器人。在美国总统大选前三周,“Feels”聊天机器人每晚都会与读者互动,并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您对今天的选举感觉如何?” 第二天早上,聊天机器人向用户推送了前一天的选举感受图表和用户感受的摘录,这使得“感受”成为一个受欢迎和友好的形象。

华盛顿邮报的“Feels”聊天机器人以独特的互动方式传达了对美国总统大选的焦虑和期待。

开发经验:智能有待提高

首先,今天人们对开发聊天机器人如此感兴趣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自然语言处理 (NLP) 技术的成熟,但这些概念与当今仍然存在巨大差距聊天机器人平台的日常运营。失去联系。许多 NLP 库目前仅处于“概念”阶段,其中许多都被夸大了。事实上,现阶段的 NLP 并没有很好地融入聊天机器人平台,也不能为你做很多日常工作。例如,目前的设置大多依赖于手动对用户可能提出的问题进行分类,然后根据一些典型特征进行手动匹配。因此,在当前的人工智能中,“人工”远远超过“智能”。

同时,通过我们内部的华盛顿邮报 Facebook Messenger 应用,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自然语言处理的不足。由于设置了开放式问题,用户提出的问题往往超出了设定的范围,所以聊天机器人往往只能回复“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这对用户来说确实是一种糟糕的体验。

此外,我们还发现通过自然语言找到正确匹配的新闻事件比传统地向用户显示可点击的事件列表要困难得多。

然后,我们将先前尝试的经验教训应用到“感觉”中。例如,我们首先将应用的主题范围缩小到情绪调查,并及时报告用户反馈。其次,我们每天通过清晰、持续的提醒来增强功能集。此外,我们采用的引导式对话减少了用户的探索过程,也为用户带来了更满意的“签到”。

聊天机器人的未来发展

问题与机遇并存

目前,相比聊天机器人,传统的网络和应用更具优势。也许我们距离聊天机器人的商业技术还有几年的时间。但经过对聊天机器人的一系列尝试,我们确实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发现了聊天机器人未来发展方向可能的突破口。

加强概念意识

我认为“聊天机器人”发展的第一个问题是大多数用户不知道它是什么,所以更不用说让用户注册和使用它,毕竟聊天机器人通常不会被人们用于个人交流渠道。所以在营销前期和后期使用的时候,要考虑强化“聊天机器人”的概念和价值,明确告诉用户他们会得到什么样的体验,因为不能简单的靠用户自己理解.

新闻推送不容忽视

在使用了第一个 Facebook Messenger 平台聊天机器人后,我们发现了一个明显的使用趋势:用户来尝试过,但再也没有回来。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 Facebook Messenger 的聊天机器人本身并没有为用户提供有别于其他应用或网站的东西,而且打字回复句的交互比传统的交互方式如列表、按钮、谷歌搜索等,体验更差。

但不可否认的是,消息平台上的聊天机器人也有其独特的优势:当有话要说时,它会主动将信息推送到用户的设备上。

在我们的一项关于“大选辩论”的调查中,68% 的参与者表示他们在辩论期间阅读了每一个通知推送。在平台使用方面,用户表示,当他们看到消息应用程序旁边显示未读号码时会感到焦虑,而这些应用程序通常是他们的朋友和家人联系他们的渠道。因此,充分利用消息推送功能,可以让用户保持与平台的互动和坚持。

拓展渠道增加用户数量

与聊天机器人相比,来自其他渠道的用户似乎更有可能成为内容的传递者。例如,用户可以方便地转发《华盛顿邮报》的新闻订阅邮件,也可以在《华盛顿邮报》的官网上发表文章。轻松分享到 Facebook 或 Twitter 等社交媒体。

但是许多聊天机器人的消息太细而无法共享,它们需要更多的文本来支持它们。那么,我们能否为可共享和上下文相关的动态 URL 构建相应的 Web 体验?我相信这将是聊天机器人平台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点,就像未来的 Facebook Messenger 一样。

虽然聊天机器人技术还不够成熟,但或许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正如 Josehp Price 所呼吁的那样:我们不会停止尝试,希望大家一起参与,不断将聊天机器人推向更好更高的水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