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IM首页
  2. 热点

小城黎明

黎明,需要声音去摇醒!飘绵着和煦的声音,敲响城市大门!有人踩着月色,奔向学校;有人,哼着小调,跑向白云!也有人,挑着一两担蔬菜,穿过红绿灯,走向约定俗成的市场,换取一天的收成!

小城的黎明,是从米粉米豆腐的叫卖声中苏醒的!而清洁工打扫街市的声音,是一种变音!和音来源于广场舞大妈,它们的高分贝,彻底驱散草木与楼群的梦境!一大队的彩云,按着节奏,在广场上悠扬飘荡!将铺陈在街市里青石板,击打成手绘五线谱!我们,安然走过的路径,也多了几分清凉与温馨!

鼓楼,越来越精神!越来越多的人群,聚在一起,就是它披起的彩色衣裙!只要鼓楼兴起,五颜六色的人群呀,就会随风而起,俯仰成最柔美的姿势!我想说的是,鼓楼,这个睿智慧敏的老者,几百岁了,还裹藏着青春!你看,密集在它身上的人群,衬印的绝不是古时的唐诗宋韵,而是颇具几分前卫的网红图景!人群是它衣衫上的点,也是它思想上的点!

我听得出鼓楼的召唤,也听得出城市的招呼!它们,希望用自己老当益壮的身体,承载海纳百川,也承载光明与永远!

来自乡村的买菜人

竹篮与竹筐,依旧是他们的身段!来往于小城,决不能因为城市的风景改变骨子里的流水行云!在这个时刻,你能听到的是原汁原味的乡音,也能体验到原汁原味的乡情!

“自家种的,不好吃不要钱!”如果你恰好看中了躺在竹筐里的黄瓜,黄瓜主人一定会拿起一根,毫无芥蒂的要你尝一下!当然,你如果有着常人应有的谨慎,那就趁早远行,因为你或许会将这样的毫无芥蒂当陷阱!如果你来源于农村,你一定可以折断一点坚硬,放在嘴里,咀嚼出甘甜与温馨!

结果肯定是满意的!所以,你会将自己品尝过的那部分,折算成货币,添加在总金额里!但是卖主,肯定会再给加上一根!他们不会言不由心,不会打断自己的坚守当不屑之人。每次看到他们,我的背影都会加厚几分!脚跟,也会越来越坚挺!

有时,看见他们身边的街树,也可以感受到街树,比往常变得更坚定!

我看着街树,挽着白云,悄悄走进!城市也在僵化的进程里,让出一条青翠的路径!

老刘的精神伙伴

远看是舞水河,近看是山阳坡,不远不近看,就是一个喜鹊窝!每次看着桌面上大自然的杰作,老刘,都忍不住锁紧思绪,神色庄重地将自己切入到那块长江石里!

喜欢石头,就要将石头当成自己的脑骨!看得透石头的苦乐,看得透石头的喜乐!每次在一起,他都喜欢对着自己一大屋子的石头,喋喋不休!

我们,看得见,无非是他的阐述。他呈现出来的石头,是怎么样的唯美,怎么样的张扬,怎么样的姿势狂放!但是对于石头里藏着那些深刻的涵养,我们是听不下去的!比如,这块石头经过几千年的河水冲击,通过什么与什么物质的对撞,才有了现在的模样!如果再晚几千年捡拾,它或许又会变成什么模样!这些,都是很玄妙的东西,我们无需懂,也不想懂!

所以老刘,每次说到后来,都会点上一支烟!好像只有那只眼,才通了窍,出了俗,变成了神仙,可以将他心里所有的斑斑点点,都点赞一番!然后,会将他说不尽的言语,编辑成另一些光点,镶嵌在天空上!只等他,安静下来,重新研判!

阳光也是他的倾诉伙伴,时常伸出手,拨弄拨弄他的老年斑!

鱼与捉鱼人

乌篷船是个点,可以照射出无数直线或弧线!站在乌篷船上晒网的人,则将网看成了春天,他要在无数的直线与弧线中,摘取流云与花瓣!

网上是有鱼的!鱼是有情感的!每次,只要他的手指掐在鱼背脊,鱼就会弹跳成自己的弧度,尾部卷曲成半圆,刚好可以触碰他的手背!他与鱼之间,仿佛最亲密的伙伴!只是当他将鱼放下去时,鱼便恢复了自己,不再如前面那么呆板,而是百倍圆滑在水里打转!

他要想抓住它,还需要耗费一定时间!他必须将手重新伸到水盆里,动作娴熟地顺着鱼前进轨迹探去,然后,娴熟地抓住鱼鳃,将鱼粗暴捉起!此时的鱼,绝对不再那么客气,它会尽己可能,用尾巴狠狠反击!只是,鱼的反击在捉鱼人眼里,灰尘无疑!鱼最终只能毫无悬念地将自己归置于塑料袋里,随着另一个陌生人走去!

乌篷船依旧在那里鼓捣着直线与弧线!晒网的人,则将春天,放置成冬天。没有人看得出他的心路历程,也没人读得懂他额角皱纹!他只是坐在船头,看着太阳变成火盆,烤制着自己的情感与内心!河道里,更多的鱼,在那里窃窃私语……

一些小片段

起点亦是终点!有人在荷池边抛下弧线,等着一条鱼上前!

荷花是心疼的!经过了几昼夜的权衡,终于,将碎裂的梦放出来!边缘完整,不留齿痕,谁能听得懂强忍着含苞的酸辛?倒立于空中的蜻蜓,一个转身,就可以破解那种恬静!

“奶奶,你等我下!那边有个瓶子!”刚坐在木栈桥上一个7、8岁的小男孩,快速跑开,又快速跑回来!跑回来时,脸上挂出的云彩,比正午阳光下飘过的白云好看多了!他动作娴熟的提起奶奶身边的塑料袋,将瓶子放进袋里!

袋子里有可乐瓶,有饮料品,也有矿泉水瓶!那些五颜六色的瓶子,很是安静,依旧坐在小男孩子与奶奶身边!

奶奶轻轻拉了拉装瓶子的袋子,然后从掏出另一个袋子里的广告纸,一张张抹平!孩子并没伸手去帮忙,只是安静地盯着奶奶枯瘦的手,眼睛里流露出,重于他年龄的坚硬!

没有谁知道,他的眼睛里,有多少成分,有多少属于铁打不动的钢筋,有多少属于牛拉不走的石壁!唯有奶奶,偶尔低下头来,将他凌乱的发丝抹开!奶奶是怕,那些近距离细微的头发丝,隔断他的阳光和历史,隔断他的命运和日子!

荷花在一旁,编制着忧伤!用我们看不到的力量,警醒游鱼与时光!谁人可以,理解荷花的重量?

原创文章,作者:9I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im.cn/10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