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布局,资本支持,低代码好时代也许要来了

编者介绍:只需拖放操作或几行基本代码即可完成以往需要程序员搭建的各种应用系统。对于效率要求高的企业来说,低代码开发非常有吸引力。那么,随着巨头的布局、资金的支持,以及低代码大好时代的临近,程序员会不会失业呢?本文作者分析了这个话题,一起来看看吧。

今年早些时候,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峰在接受钛媒体专访时表示:“2021年的趋势是低代码开发。”

只需拖放操作或几行基本代码即可完成过去需要程序员构建的各种应用系统。对效率要求高的企业是不是很有吸引力?

这就是推动低代码甚至无代码平台诞生的原因。由于其巨大的实际需求,这条赛道正逐渐成为数字浪潮中的新目标。未来五年,国内无码市场复合增长率将接近50%。巨头的布局,资本的支持,低代码的好时代或将到来。

一、谁在支持低码?

10月18日,无代码开发平台清流宣布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启明创投领投,老股东腾讯和新创投持续加码。今年3月,腾讯刚刚领投了数千万美元。元A+轮融资。

腾讯的投资可能与当时钉钉年会上对应用开发平台新定位的重视,以及钉钉易达、氚云、简道云等低代码开发产品在钉钉生态系统中的进一步融合有关。

要知道,目标是打通阿里云和钉钉的底层能力和技术,把公司原有的IT系统和钉钉打通。“钉钉易达”于2020年12月正式上线,1个月后实现战略定位。升级。此外程序员用代码写祝福,阿里还战略投资了另一家低代码平台创业公司傲哲网络。

由此,巨头的支持成为了低代码发展的第一要素。阿里和腾讯的低代码建设,是为了补充自己的生态。钉钉在10月初的未来组织大会上宣布,截至8月31日,钉钉平台“钉钉应用”数量超过150万,较年初增长3倍,其中低代码应用数量8个月内增加了86万。这不仅满足了组织客户的需求,也提高了企业对平台的粘性。

网易有一个叫书凡轻舟的低代码平台,华为的AppCube和华为的生态正在合作,百度智能云的爱速达和腾讯的直通云WeDa都处于公测阶段。微软和西门子的平台也是近两年进入中国的。

有巨头和初创公司,资本进来,金融支持成为低码产业发展的第二大支柱。Pencil Road 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 2 月,国内有近 70 家低码/无码公司。近三年行业投融资金额约15亿,在轨企业总估值近70亿。光清流家族在2021年之前已经获得了四轮融资。

本质上,巨头和资本看中的是企业发展中存在的实际问题。

市场机构Gartner预测,2021年应用开发的市场需求将是IT企业产能的5倍——细分需求太多,程序员不够,而这还不包括后续维护、迭代等资源支出。这时,APaaS(Application Platform as a Service,即应用平台即服务,核心是低代码带来的一站式服务)诞生了。

清流CEO薄致远认为:

对于世界500强企业来说,由于总部的控制,上一个新系统非常麻烦。他们会使用清流平台解决一些小系统问题。腰部企业用清流打造核心业务体系,小微企业用清流打造差异化竞争。

这体现了当前低码服务的三大优势:

易于部署,适合不同规模企业的IT环境。高效满足特定业务人员的需求。复用带来边际成本降低,可以接受单价相对较低的产品,中小企业也可以为低码企业带来利润空间。

现实世界的需求是低代码行业发展的最终原因。这背后是数字化趋势,内部IT、销售、财务等部门具备了寻求更高沟通协作效率的条件。特别是业务人员可以使用低代码平台搭建自己需要的产品系统,更精准,开发成本更低。

在有利的环境下,低代码行业似乎成为了数字浪潮的“天选之子”,但同时,它真的能履行代理程序员的职责吗?

二、不会有代码出现,但不会出现“go程序员”

甲子光年发布的《低代码市场研究报告》(2021))指出,近年来,IT开发人才的支出持续上升,但相应的开发效率并没有明显提升。成本增加。

然而,由于低代码的流行,“去程序员”不会发生,即使它演变为无代码,主要有两个原因。

可以想象,全面的低代码甚至无代码阶段,以APaaS为核心的产品要完全替代程序员需要什么条件:

在开发期间,业务人员独立构建应用程序的底层。在使用中,可独立满足个性化需求。一旦建立,保持迭代更新。

底层是low-code的基础,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但其他两个就绰绰有余了。

一方面,B端产品永远是底层。满足个性化需求,需要自己加钱或者开发自己的二次开发。这与低代码的初衷背道而驰,也将公司变成了传统的软件公司。低码名存实亡。.

另一方面,在使用后保持迭代更新与原始构建器完全不同。原因是APaaS不是SaaS,是免维护的。但对于低代码开发的应用程序员用代码写祝福,覆盖的内容越多,系统就越复杂,最终会超出原作者的能力,导致工作效率再次下降。毕竟,他本身并不是一个专业的程序员。

低代码的终极痛点是,对于非 IT 的人来说,它确实有能力满足 80% 的需求,但是如果基于这个乐观的预期放弃剩下的 20%,一旦达到临界点,用户很可能付费超过80%。完成它的成本。

因为在任何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中,必然会有一些在日常使用中不显眼,开发者不注意,但影响到全身的部分,尤其是强调底层通用性的B端产品,更容易出现整体结构的问题。低代码专注于日常高频重复需求,释放这部分生产力。

如果有一家公司将同样的精力放在容易被忽视的需求上,并为目标客户提供一整套 IT 服务呢?

不叫低代码,叫“外包”。

低代码的初衷是提高效率和润滑关节,而不是把所有的问题都交给第三方来解决。永远记住,低代码业务并不关心业务中的所有 IT 产品问题,而是关心低代码可以触及和容易出现的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低代码将继续补充而不是取代程序员的工作。

三、结束语

如果说低代码概念和产品的起源来自企业对效率要求的提高,那么有人认为无代码时代到来后程序员会失业,他们无疑陷入了“最好的提升方式”效率是削减“中间环节”的粗略认知,尤其是对于大中型企业来说,“跑起来跑”几乎不可能成为重要应用系统组件的实现标准。

在美股研究院看来,低码的兴起为数字化趋势下企业效率的增长提供了思路——如果一条通信链带来效率损失,就应该尽可能的整合。说人人能懂的事,做人人能懂的事,赋能而不是替代,这是低代码的应用目标,也是低代码企业应该努力的方向。

本文由@USstock研究院原创发表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奖励作者,鼓励TA抓紧创作!

欣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